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s://m.pgywx.com/wapbook-97449-62847511/

第三十五章 后续
    折腾了一上午的赵姬,此刻也是全身乏力,在洛言的帮忙下,沐浴完便是去休息了。

    她被嫪毐的事情闹得极为愤怒,昨天晚上并没有休息好,加上今早的事情,体力已经耗尽,没一会儿便是沉沉的睡了过去,洛言在一旁照顾赵姬,看着她睡了过去,才缓缓起身,向着外殿走去。

    此刻,外殿,赵高正恭候着。

    比起前几日,赵高现在的态度似乎更加恭敬了几分,这显然是因为赵姬的关系。

    无论是赵姬性格如何,她终究是大秦的太后,而赵高也跟了赵姬十多年了,从赵姬刚入宫开始,赵高便跟着赵姬了,这一点从两人都姓赵就看得出来。(瞎编的,别杠)

    可以说,赵高有如今的身份地位实力,靠的都是赵姬,其次便是他自身的努力。

    两者缺一不可。

    “老赵,无须多礼,坐。”

    洛言大刀阔斧的盘坐在了桌案边上,同时对着赵高示意,没什么拿捏身份装逼的意思,也不需要。

    赵高目光闪烁了一下,没有拒绝,至少目前阶段,和洛言保持亲切的关系对于赵高很有好处,他需要洛言的帮助,至于赵姬,说实话,赵姬除了自己的身份,其余的一无是处,至少在赵高看来。

    无论是宫斗还是权力游戏,赵姬都稚嫩的像个幼童。

    因此赵高很多事情都无法告诉赵姬,更别提从赵姬那边得到什么帮助了。

    赵姬最大的优点就是不问事,无条件的信任。

    可惜,嫪毐的出现打破了这一切。

    好在,还有洛言。

    洛言和赵姬两人的关系,而知情者的赵高自然会成为洛言最亲密的伙伴,没有之一。

    “前几日我就说过,嫪毐必须死,除此之外,宫中凡是吕不韦的人也该清理了,这件事情不能以太后的名义去做,也不能以你我的身份去做,最适合做这一切的人是王上。

    我会助你成为宫中权利最大的人,除此之外,罗网也会帮你掌控。”

    洛言思索了一会,对着赵高缓缓的说道。

    同时也扔出了自己的筹码。

    他知道赵高想要的是什么,混官场的,除了权利还能有什么?

    赵高身为内侍,他能得到的最大权力便是成为宫中内侍的头头,其次便是罗网,至于更多的东西,以赵高的身份得不到,嬴政那边也不可能给。

    赵高那双死鱼眼微微闪烁,微微垂首,轻声的说道“一切全凭太傅安排。”

    “安排是一方面,能力是另一方面,肃清宫中宵小,这一点势在必行,机会我给你,如何做好,就看你自己的了,至于嫪毐那边,你有把握吗?”

    这一次洛言没有任何说笑的意思,严肃的看着赵高,沉声的询问道。

    虽然不担心嫪毐还能掀起什么波澜。

    但嫪毐天字级杀手的身份以及历史的名头还是令人挺忌惮的。

    洛言不喜欢拖拖拉拉。

    既然已经决定干掉对方了,那自然得下死手,尤其是像是在嫪毐还不知道自己和赵高正在谋算他,嫪毐在明,他们在暗,这样要是还弄不死一个嫪毐,那才是真的说笑。

    “出其不意,九成把握。”

    赵高神色不改,平静的说道,语气极为冷漠淡漠。

    你上次可不是这么说的。

    洛言心中忍不住吐槽了一句,上一次赵高还和自己说很棘手,这一次嫪毐踏进他的地盘了,瞬间态度大变,果然,任何圈子,千万不要随意触碰别人的蛋糕,天知道会惹到什么人。

    “最好闹出点动静,惊动王上更好,之后的事情我来安排。”

    洛言想了想,轻笑道。

    赵高闻言,忍不住蹙眉,沉声的提醒道“若是惊动王上,此事也许会牵扯到吕相国。”

    武遂一事风波尚未结束,嫪毐嬴政也是见过,此刻嫪毐出现在宫中,若是让嬴政发现了,会引起什么样的后果,犹未可知。

    “要的便是牵扯到,如何平衡王上和相国之间的关系,这是我的事情,也是我的机会~”

    洛言微微一笑,拿起一旁的茶壶,给自己和赵高倒了一杯茶。

    伴随着茶水滑落杯中的声音,洛言话语之中的意思也是传递了出来。

    洛言这货打算脚踏两只船。

    一边引起麻烦,一边稳住吕不韦和嬴政,借此从两边谋取好处。

    赵高目光闪过了一抹精芒,深深的看了一眼洛言,他发现自己选择和洛言是一个很正确的选项,洛言很有野心,也很有能力,最关键,他已经得到王上和太后的信任,尤其是太后这边。

    王上尚未亲政,太后的权力可不低。

    只是王上和太后的关系有些糟糕,若是洛言从中疏导,那引起的蝴蝶效应可是相当可怕的,至少吕不韦想要权倾朝野没那么容易了。

    除非吕不韦真的想谋逆。

    但这种事情,明眼人都知道不可能。

    吕不韦要是真想谋逆,压根就不会等这么多年。

    “老赵,以后宫中的事情就麻烦你了。”

    洛言倒好了茶水,伸手将茶水推到了赵高的面前,轻声的说道。

    赵高看着面前的茶水,嘴角露出了一抹微笑,没有拒绝,将茶杯端起,双手轻握,对着洛言示意了一下,一饮而尽。

    “老赵,机会永远是留给有准备的人,这一杯,敬你我!”

    洛言握着茶杯,话音落下,便是一饮而尽……

    赵姬并未熟睡太久,休息了没一个时辰,便是醒了过来,手掌轻轻握了握,感受着一只大手正握着自己的手掌,微微侧头,便是看见趴在床边睡觉的洛言,顿时美目失神了一会,一时间感觉心中暖暖的。

    原来一切都不是梦,都是真的。

    看着手腕处晃悠的玉镯,一时间没忍住,伸手轻抚洛言的脸颊,有些痴迷的看着洛言,从未有一个男人如此对待她。

    洛言自然不可能熟睡,赵姬醒过来的那一刻,他便已经醒了,直到赵姬伸手要摸他的时候,他才睁开眼睛,伸手捉住了赵姬手,眼中泛着一抹笑意,轻声的说道“醒啦。”

    “吵醒你了~”

    赵姬美目带着几分歉意的看着洛言,随后有些疑惑的询问道“为何不上来~”

    说着,赵姬便是移动了一下身子,似乎在邀请洛言上来。

    “臣等会还有事,不能久留~”

    洛言起身,坐在赵柒的身边,温柔的抚摸赵姬美艳绝伦的脸颊,轻声的说道。

    得到滋润的赵姬,此刻的脸色更加红润有光泽,美眸盈盈,妩媚之意近乎融入一颦一笑之间。

    不过听到洛言的话语之后,赵姬的美目闪过一抹担忧,紧紧的握住了洛言的手,神情有些苦涩和柔弱,轻咬着嘴唇,最终没忍住,小声的询问道“你下一次什么时候来~”

    似乎很担心洛言吃干抹净,从此再也不来了。

    可见赵姬的安全感有多低。

    “我的心一直放在你这边,从未有一刻离开过,它会代替我,陪着太后。”

    洛言握着赵姬的手,轻轻亲吻,同时轻抚其手腕处的玉镯,目光温柔的看着赵姬,轻声的说道。

    “恩~”

    赵姬的俏脸微红,美目满足的看着洛言,柔声的应道。

    “臣走了,不然会给太后惹麻烦的。”

    洛言俯身在赵姬嘴角亲了一口,看着赵姬的目光,极为体贴的说道。

    话音落下,赵姬不舍的又缠了一会儿洛言,最终在洛言的劝说下放手,目送洛言远去。

    待得洛言走远,赵姬依旧感觉有些不真实,似乎一切都来得极为突然和容易,给她带来了难以言喻的冲击。

    “呼~”

    坐在床榻上没一会儿,赵姬美目清明了几分,身体虽然有些不适,但已经不阻碍行动了,转身下榻,一双均匀如玉般的双腿,秀美娇小的莲足无声的踩在地板上,青丝滑落,垂直腰间,一袭红色的凤袍垂地,说不出的高贵雍容。

    “赵高!”

    赵姬缓缓走了几步,来到了窗口处的位置,缓缓推开了窗户,任由冷风吹入,青丝随风而舞,乌黑的发丝更显肌肤的白腻,傲人的身姿令人着迷,同时美目注视着远去的人影,待得看不到了,红唇轻启,淡淡的说道。

    “奴婢在!”

    赵姬话音落下没一会儿,房门被推开了,赵高毕恭毕敬的走了进来,对着赵姬弯腰行礼。

    “将吕不韦送来的人处理了,剁碎了喂狗~”

    赵姬一股属于太后的威严散发出来,一抹冰冷之意在脸上浮现,声音淡漠无情“还有兰芷宫,也清理一遍,本宫现在看见吕不韦的人就恶心。”

    洛言这边越是温柔,便越显示出吕不韦的薄情和利用。

    对于这一切,赵姬岂能不生气,不怒。

    “此事太傅已经得知,并且已经吩咐了奴婢处理了。”

    赵高低垂着脑袋,轻声的说道。

    “太傅?”

    赵姬闻言,轻抚手腕处的玉镯,美目之中的冷意消散了几分,一抹柔情流转,没有询问洛言怎么安排的,轻声的说道“那一切便依太傅所言行事,以后太傅的话便等同本宫的话。”

    “奴婢明白!”

    赵高对于赵姬的反应没有任何意外,因为这位太后本来就是这样的人。

    秦时罗网人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