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s://m.pgywx.com/wapbook-93994-62847459/

第一零三四章再回静土
    三天后,张冥站半空,伸手向着玄洲那些巨大的屏障伸手抓去。瞬间,便有超过三千个晶核出现在张冥的手中。

    “这些算是我为你们做的最后一点儿礼物吧,这是中洲那些屏障中的各种兽,而且都是帝境的本源晶核,相信认识这些晶核。”

    “感谢前辈!”

    “感谢前辈!”

    “呵呵,不用了,我们有缘再见!”随着张冥的声音响声,传送阵已经亮了起来,张冥的声音已经消失在整个大阵之中。

    ……

    三个月后,张冥看着前方的一个巨大的世界,也不由笑了。

    看着下面的巨大的世界,他也不由得笑了起来,因为他发现他已经到了西环星系,更是看到了前方那个同样不少的世界。

    这里便是那个蓝月大世界,比起玄天大世界也不差多少,不过,这里并没有什么大阵封印。

    “再过不远,便可以到达静土世界了。”

    三天后,终于看到了一个近亿公里直接径的世界,而且这个世界看起来,还不少。

    虽然没有玄天大,这也足够算得一个中等世界了,比起蓝星那小世界,这两者是根本没有可比性的。

    大世界可以出帝者,而且出不少的帝级强者,中等世界出皇者,但帝级出现的机率并不高,甚至多少年也不容易出现一个帝级强者。

    中等世界,一旦到帝级强者,便会有无数的气运被帝级强者掠走,想要再培养一个帝级,还要等很久很久的。

    小世界是出王者,但皇者的出现却是希望太低了,就好像蓝星一样,王者可以出现不少,但王境却很难出现一个。

    他的神念扫过了整个静土世界,也不由得笑了。

    他的身体瞬间进入了静土世界,出现一个王境巅峰的女子面前。

    瞬间,他的身边出现了阵阵的清香,甚至他每一脚踏出,他的脚下竟然出现了朵朵的金莲。

    最让张冥感觉到不可思议的是,这方世界竟然凭空在他的面前了出现了无数的元气之花。

    同时,他的精神之中,一股极为友善的念头向他表达出来。

    虽然这种感觉极为朦胧,但意思表达相当清楚了。

    张冥也直接笑了,一股极为友善的意思向着他传了过去。

    就在张冥把他的意思传过去的时候,他的面前各种元气之花再一次浮现,从半空之中出现,然后又落下,融入地面的泥土之中。

    “咦,世界怎么会这样,在我面前竟然出现了元气之花,难道是……”那女子一转头,但看到了一个熟悉而又陌生的身影。

    “额罕!”

    “小雪,没有想到,我都已经恢复了原来的样子,你还能一见面便能认出来,真不错,不错!哈哈哈!”

    “不是消失了吗?”莫雪也是一愣,然后有些疑惑的问道。

    不过,她马上便警觉起来“不对,你不是额罕,你是谁,你身上怎么有熟悉的气味?”

    “呵呵,怎么,不想我出现吗,我就是额罕,不过,额罕是我曾经用过的名字罢了,现在的我叫张冥,我的本名叫张冥!”张冥笑了笑,直接要习惯性的拍拍她的头。

    “不对,你怎么可能是额罕,额罕不是已经消失了吗?你一定是假的,一定是的!”

    “丫头,如果你真这么认为,那我可走了,一回来便来看你,没想到,你这话让我很伤心。真的,不就近七十年没见到吗?”

    “是啊,好像也差不多七十年了!不过,你到底是谁,你到底是谁?你不是额汗!”

    “唉,看来,你已经记起我了,只是不想承认而已,可能额汗的消失,已经成了你的心中执念了吧?”张冥看着他,也看出了莫雪的不对劲。

    “送你元气之花,你可以放下了,我就是额罕,额罕便是我,不过是我以前的一个身份罢了。”一缕界力出现,然后元气之花直接被他永远的冰封起来。

    “啊”

    “呜呜呜!”

    莫雪愣了一会儿,好像她的大脑转过来,看着张冥,然后直接扑了上来,大声地哭了起来。

    “额罕,你这么多年跑那里去了,我找啊,找啊,我都找得心灰意冷了,你才出现,你才出现!”

    “是我当时不好,不应该把你丢下,不应该把你丢下,真的,是我错了,是我错了。”

    “都是我不好,要不是我,你也不会消失,真的,都怪我,都怪我。”

    也许是压抑太久了,她竟然大声地哭了起来,那撕心裂肺的大嚎声,直接传出好几里。

    就在这时,四周空间一阵空间波动,便要有人出现。

    而张冥的眉头微微的皱了皱,然后右手轻轻的一甩,那个还在空间的三个声音直接被张冥甩出了都不知道几千公里外去了。

    “哭吧,想哭便哭吧!”

    两小时后,张冥只感觉天空一股强大的力量在汇聚,也不由得一阵苦笑。

    “行了,乖,吃了这丹药,你安心渡劫吧!”

    说着,他直接取出七级的八级的覆云丹,七级的元丹,甚至还一个巨大的灵龟盾递了过去。

    一天后,莫雪已经恢复了一脸的容光,看向张冥,显然已经放心了中的执念,认同了张冥现在的身份。

    “走,我带你去看看你的老对头,这几十年,你可被她压得不轻吧?”

    “额……”

    莫雪还想叫额罕,才想起了张冥已经恢复了本名“张冥,你说是阴煞宗的厉珊珊吗?”

    “对啊,不然你为是谁?她都快要晋级到皇境中期,你可慢的可不是一步两步啊。”

    ……

    “厉珊珊,怎么,现在都成老祖,都认不出我了吗?”莫雪的声音直接在厉珊珊的密室外响起。

    “哈哈哈,我手下的败将,你怎么敢”

    就在厉珊珊出现的时候,她才看到对面还有一个男人,她刚才用精神力扫了一下,却发现什么也没有。

    “怎么,连我也不认识了吗?”张冥笑了起来,伸手点了点她。

    “你给我一种很熟悉的感觉,只是我好像不认识你罢!”厉珊珊有些疑惑的看向张冥。

    一切从偷天开始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