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s://m.pgywx.com/wapbook-51274-12417581/

正文 第六十章 马婧茹之下场
    盈白的肌肤上满是青紫色的鞭痕,显然是已经被用功刑的,只是即便是如此,那了不知多少男人的身体正在微弱的光线下轻轻的着。

    冷无殇的掩下眸底的讥讽,纯一副看尸体的表情看着那不断朝傅君皇靠近的女人。

    这回,这女人真的是死的不能再死了。

    想要勾引老大?他不是第一次见,想来也不会是最后一次见到,但是结果注定都会是一样的。

    门外传来殷倩雪撕心裂肺的喊叫声,她的每一声喊叫就似插在马婧茹身上一般,让她的身体止不住的,心底的恐惧在逐渐加深。

    “马婧茹,你不得好死!我恨你!恨你!”沙哑的喊叫声中浸满了恨意,如果不是因为马婧茹,她怎么会沦落到如此地步!

    伸出去的手微怔,她惊恐的看着眼前这个犹如王者的男人,他很让人心醉,即便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她的心脏也在不由自主的为他跳动着,如果当初包养她的人不是那个死老头,而是这个男人,如果她以后能够跟上这样的男人,那么……

    她将一世无忧。

    这么想着,马婧茹的胆子也大了,她将自己身上的最后一丝保障也脱了去后,她努力的做出妩媚的动作,媚眼如丝道:

    “主人,你是我——”

    砰——

    军靴毫不留情的将女人踹开,傅君皇的面色很难看,古潭般的目眸落在正抱着自己肚子痛苦不已的马婧茹身上,眸底浸着的是一片犹如冰棱般的冷寒。

    “滚开!”她身上有让他烦躁的味道,那味道要是沾染在了他身上,到时候宝贝闻到了会不高兴的。

    冷无殇表情不变,只是唇角却是微不可见的勾动了几下。

    老大做事,果然向来都是专注而独一的。

    “你既然那么喜欢男人,那么我就满足你。”低沉的嗓音中浸满了冷凝,然而这话却让马婧茹面如死灰。

    不,不会是她想象中的那样的。

    老头子说过,没有人能够抵住她的的,没有人!

    “主人,难道你不想要我吗?我……”她忍着疼痛,对着傅君皇媚笑着。

    冷无殇拍手,随进进来三四个身着黑衣的强壮男人。

    马婧茹的心砰砰跌着,不,她不要被那些男人侮辱,她……她虽然在很小的时候就被包养了,服侍过不少的老头子,也玩儿过几人行,但是,那都是能够得到大笔报酬的。

    他是在宝贝的晚餐中加了些安眠成分的药物,抱着她睡了许久,他才得以出来。

    “诺诺只是被吓着了,没什么大事。”苏擎天叹息,他知道傅君皇话少,主动说了出来。

    傅君皇点头,“先走。”

    傅君皇知道,只要那女人落在他的手里,定然是没有好下场的,即便是不死,也会彻底废掉。

    “走吧,剩下的,我来就好。”

    苏擎天走到傅君皇之前坐的椅子上,他不似傅君皇那般冷然,浑身上下都浸着一股妖孽般的气息,只是如此的他却让站在一侧的冷无殇微微向后退了一步。

    这个男人疯狂起来,可是比老大还要吓人的存在。

    “啊……你说,我该怎么处理你好呢?”悠悠的嗓音中浸着满满的冰寒。

    傅君皇不知道后来又发生了什么,他只是差不多的都猜到了,后来冷无殇告诉他说,那个女人疯了,虽然不知道是真疯还是假疯,但是都无所谓了,因为她被苏擎天带走了,被他带走的人,怎么会有好下场?

    傅君皇回到家的时候,床上的小人儿还在安稳的顺着,静谧的房间内响起的是她绵长的呼吸声。

    原本想要上前的傅君皇脚步顿了顿,他脱下外套,直接朝着浴室走去,在淋浴过后,确定身上没有怪怪的味道后,他就那么赤啊裸着身子,走出。

    轻轻的掀开被子,上床,将睡的安稳的小人儿揽入自己的怀中,安然入眠。

    原本睡得深沉的小人儿在闻到熟悉的味道后,不觉得朝着那热源的怀里缩了缩,在找到个舒服的位置后,又沉沉的睡了过去。

    月光洒入透过窗户洒入卧室,流露出的是一室温馨。

    ------题外话------

    咳咳,如此下场还好吧……

    谢谢【君哥】的四颗钻钻~

    谢谢【慧慧】的一颗钻钻~

    谢谢【等等】的十朵花花~

    谢谢【江南】的二十朵花花~

    谢谢【惜颜】的一朵花花~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