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s://m.pgywx.com/wapbook-51274-12412306/

正文 第五十八章 威胁
    空气中流动着的紧张的分子。

    会议室中的人们的表情都不是很好,在傅君皇带着傅安然离开后,他们还来不及反应,学生会就被一群身着黑衣的人给围了!

    “你们这是要做什么?”一名男生皱着眉头,看着其中一名黑衣问道。

    没有人回答他的问题,甚至没有一人将目光落在他的身上。

    楚安修坐在椅子上,眉头微蹙,这些人不是暗部的人,更不是独孤渊影的人,他没见过这些人。

    这些人的身上带着一股子杀伐气息,这些人是活在刀尖儿上的人。

    “孩子就该要有孩子的样子,没事儿别瞎得得,要不然指不定什么时候这事儿啊就落到你们自己身上了,这就不好了,你们说对不对?”

    叹息声悠悠的在众人之间响起,只见一名身着黑衣的女人从黑衣中走出来,她的手中玩儿弄着一把银白色手枪。

    能够学生会的人,哪一个不是银翼的精英?家世都是不错的,还有不少是家底丰富的,平时他们虽然傲气了些,但是他们何时见过这种场面?何时见过真枪实弹?

    然而现在,就有人跟玩儿似得拿着一把手枪,阴测测的看着他们。

    “你是什么人?想要做什么?”楚安修没见过那女人,但是他或许知道这人是谁。

    蓝若溪挑挑眉,“啊……对了,我是来做什么的啊?”唇角的那抹危险的笑意更浓了,“自然是来封口的。”音色,骤变。

    众人的表情刷的一下子就变了!

    他们永远都记得在傅君皇离开之前的眼神,他说过会对他们礼尚往来,虽然他们没有对傅安然怎么样,但是他们也曾推波助澜过,他们也曾幸灾乐祸过,他们经受不住傅家的报复。

    封口……他们这是要杀了他们!

    “你们以为这是什么地方!封口?笑话!”一名家底还算丰富,在帝都还能够数的上二代冷哼。

    蓝若溪笑了,看看,这里就有个不怕死的。

    蓝若溪抬手,众人还不知她要做什么的时候,只见其中一名黑衣将一叠资料递交到她的手中,她快速的翻阅着那叠资料在翻到某一页的时候,笑了出来。

    “携团的少爷啊,李宗的儿子李旭啊。”蓝若溪啧啧两声,那二代的表情骤变。

    “你调查我们!”李宗厉声道。

    他们要报警,这群人竟在帝都也敢如此猖狂!

    只是他们报警了,那边的警察说会调查,只是在最后也都不了了之了。在他们还未来得及说出自己的同学被绑架了时,他们就收到了家里破产的消息,更有甚者,在他们回到家后,收到了不少的恐吓信。

    在他们想要说出傅安然就是傅家小姐时,他们就已经被人逮着暴打了一顿,而后也就没人敢说傅安然的身份了,因而在银翼也就没有人知道傅安然的身份。

    自然,这一切都是后话了。

    阴暗的房间内,只有房顶的中央有着一盏灯还摇摇晃晃的挂在上面,那灯散发着微弱的光芒。

    只见房间内,有两名少女被关在里面,她们蜷缩着身子,身体在不觉得着。

    她们在被扔进房间的时候,已然已经受过刑了。

    两人的脸上看不出伤来,但是裸露在外的肌肤上满是鞭痕。

    房间内安静极了,除了两人低弱的呼吸声外,再无其他声响。

    “他们……他们为什么……要……”哭泣的声音渐渐的在房间内响起,而哭泣的这人正是殷倩雪。

    殷倩雪打了苏诺耳光后,她就被安然打晕了过去,后来她是被疼醒的,醒来活,她就发现自己已经在这房间内了,而站在她身前的,是一群身着黑衣的男人。

    在她还没有反应过来这是怎么回事时,一直紧闭的房门再次被推开,随即又被扔进了个身影,她的身子不觉的瑟缩了一下,那些人在把人扔进来后,转身就走了。

    殷倩雪小心翼翼的看过去,那人竟是马静茹!傅家小姐!

    马静茹就似受到了什么的打击,她自从被扔进来后,就没说过一句话,只是蜷缩着身子。

    没有人回答殷倩雪的问题。

    哒哒哒——

    军靴踩踏在地面上发出的声音,殷倩雪的神经骤然收紧,而蜷缩在地上的马静茹的身体也是的更加厉害了。

    吱呀——

    房间门被推开,映入她们眼帘的,是一双黑色的军靴,而她们周身的温度也在骤降——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