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s://m.pgywx.com/wapbook-51274-12388754/

正文 第五十章 原来是他(改)
    温慧心死了!  温慧心便是那中年妇女,她刚刚被警察带上车,一直等候在一侧的医生和护士开始着手治疗温慧心,在确定她没有任何问题后,方才车。  然而,医生和护士刚刚下车,那辆警车在轰然之间爆炸——!  温慧心当场被炸死,距离警车较近的警察被气浪轰开,在瞬间丢失性命,周围也有不少的群众被气浪推开,伤者无数。  安然和傅君皇在听到爆炸声响起的瞬间,抬脚就朝商场外跑去,傅老爷子还在外面!  在安然和傅君皇跑出去时,外面已经慌乱成了一片,傅老爷子已经被人保护了起来,两名警卫的视线在人群中快速的扫视,观察着现场中的每一个可疑点。  “爷爷,上车。”安然的表情很是肃然,她不顾众人诧异的眸光,一把将傅老爷子拉过,直接将之推入车里,眉头微紧,“你说你没事到处窜悠什么?”  傅老爷子微微挑眉,那张满是皱纹的面孔上浮现起一丝淡淡的笑。  傅家的孩子都是这么别扭的?  傅君皇已经融入了人群,鹰隼般的目眸在在场的每一个人身上扫过,然而在扫视了片刻,他的视线落回到还在燃烧着的车辆上,气息略带不稳。  垂在身侧的手微微收紧,周身煞然的气息在瞬间暴涨,漆黑的眸子中划过一抹嗜血的冷。  触他底线者,死。  安然同傅君皇坐着傅老爷子的车直接回傅家老宅了,一路上,傅君皇的面色都的厉害。  傅老爷子的表情也没见多好,在这帝都,就在他的眼皮子底下,这人直接欺负他傅家人欺负到头上来了,他还能够坐视不管?  “老爷子,这事情你就不要担心了,我们能解决的。”安然轻轻的拉过傅老爷子的手,安抚道。  傅老爷子的心底微微一顿,随即他笑了出来,“你们的事情自己解决,还想让我老头子出面?”  安然笑,只是那唇角上的笑意让傅老爷子极为不自在的干咳出声,视线转移开来。  现在这然丫头,真是越来越像顾老头口中的小狐狸了,什么事情都逃不出她的眼睛。  罢了罢了,现在他也老了,就让他们这些年轻的去折腾吧。  夜,是可以隐藏所有罪恶的存在。  无赦内,一道惨烈的痛苦喊叫声刺耳的传来。  “我不知道!我不真的不知道啊——”  “杀了我——杀了我吧!”  “啊——”  只见一名男子被倒挂在半空,他浑身上下早已血肉模糊,但是他那张面孔却是无一损伤,这走近了一看,不正是下午时分在商场中同那名被射杀的男子一唱一和的同伴吗!  此时的他连喊叫的力气都没有了,身上帝痛让他无法昏睡过去。  他想不明白,为什么他没有被送去警局,而是被带到了这比地狱还要恐怖的地方。  一阵空气别挤压的声音响起。  一身黑衣的安然面色冷凝的走了进来,她的身后跟着面无表情的冷昊。  还在对那名男子用刑的壮汉们在看到安然时,赫然停止住了全部的动作,他们对着安然恭敬的弯下身,表情恭敬而又。  “君主。”整齐一致的声音。  安然摆手,“说了吗?”  “没。这人的嘴很硬。”封亮的嗓音淡淡响起,“这人没有家人,暂时找不到他的弱点。”  “哦?”安然勾了勾唇角,“没有弱点吗?这好办,就耗着吧,耗到嘴软下来为止。”她最喜欢的就是硬汉,鞭子一抽下去就软了的男人,审讯起来,可就没意思了。  “我……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你们问的是什么……我只是……只是跟着吴大干,我什么都不知道,真的什么都不知道……”男人虚弱的声音断断续续的响起。  “没关系,你现在不知道,迟早会想起来的。”安然直接在冷昊为她准备的椅子上坐下身来,“我有的是时间。”  冷昊看着男人的视线很冷,他刚刚从美国回来,在得知今下午君主被劫持险些出事时,表情一下子就变了。  眼前这个被吊着的男人就是帮凶之一吧?他怎么能够让他轻易的离开人世呢?不管怎么说,他还没让他享受过这个世界上极致的痛苦呢。  冷昊接过壮汉手中的皮鞭,他走到男人的身前,居高临下的看着他,眼底深处浸含着的是浓厚的杀意。  “赎罪。”音落,长长的皮鞭猛地甩出,一声清脆的鞭打声兀然传入人的耳中。  冷昊是使用鞭子的好手。  只要他想要让你有几分疼,你便会体会到几分,不会让你多出一分帝痛来,也不会少一分,他想要你什么时候死,你绝不会提前一分钟死去。  “啊——”痛苦的喊叫声响彻整间审讯室。  鞭打声继续在室内响起,男人痛苦的喊叫声已经嘶哑了起来。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我求求你们,杀了我吧,杀了我吧。”  “怎么能够让你死的这么容易呢?”冷昊冰寒的嗓音刚落下,一道鞭打声继续响起。  安然一直冷然的坐在椅子上,手无意识的滑动着自己的手机,偶尔,手机上会传来一条简讯,是傅君皇发过来的,很简单的问题,只是问她的事情处理完没有。  安然的唇角勾起一道弧度,她瞟了一眼连喊叫声都成哼哼了的男人,打了几个字后,直接发送了过去。  ——快了。想你。  安然挑眉,她看着手机,这一次简讯来的时间比前两次要慢了很多,至少到现在都还没有过来。  安然刚刚打算把手机放下,简讯的手机声再次响起。  划开,同样是很简单的两个字。  ——想你。  安然的脑海里蓦然浮现起傅君皇的那张木讷的面孔,原本冷然的心一点点的了起来。  想来,现在他的耳根已经红透了吧?  而此时正站在落地窗前的男人手中拿着还亮着光的手机,视线怔怔的落在那条简讯上,简单的四个字,却让他的整颗心久久不能平静。  唇角勾起一丝弧度来,落地窗上倒映着他柔和似水的眸子。  她在想他呢。  “告诉我,你背后的人,是谁。”冷昊一遍遍的问着同样的问题。  “……不知道……”男人的声音早已低不可闻,虚弱无比。  鞭子的声音持续的落在男人的身上,偶尔还会有肉被烫胡了的味道在这审讯室内响起。  原本还逼着眼睛的男人猛地睁开双眸,那双本就没什么静气的眼睛中布满了血丝以及痛苦的神色,他张着嘴,却发不出丝毫的声音来。  “告诉我,你背后的人,是谁。”冷昊将烙铁从他的身上拿开,继续干冷冷的问道。  “我……我……说,我不知道他的具体名字,我只听见过……听见过吴大叫他周董……”  安然挑眉,周董?  周新国?  呵,这还真是个鲜鲜人物。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