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s://m.pgywx.com/wapbook-51274-12388745/

正文 第四十一章 找死!
    阎子烨神情不曾有丝毫的变动,他举步优雅的走了过来,那双清冷的眸子中,浸着的是一抹杀意。

    重新戴了下手上白色的手套,目光专注的落在手套之上,他的嗓音清冷而又危险:

    “我想傅少将你是找错地方了,这里没有属于你的东西,请回吧。”

    跟随着傅君皇进来的几人眉头同时一紧,阎子烨睁眼说瞎话的能力,果然厉害。

    “阎门主,我们知道我家小姐是被您请过来做客了,可是真是不巧,今儿老爷子有急事找(河蟹)小姐,您说……”夜无名,也就是那之前的女子脸上带着笑,缓和道,只是她的话还没有说完,阎子烨就直接打断了她。

    “你们小姐?”阎子烨的目光不变,继续仔细的观察着自己的手套,爷有洁癖,手套不能够脏了,否则爷会不高兴的,“傅将军,你带着人私自硬闯我宅,我是否可以告你个私闯名宅之罪呢?”

    所有打扰了他和爷的人,都该死!

    傅君皇的眸子中浸含着的冰寒足以杀人。

    “交出来。”傅君皇的嗓音机械而又冰冷,“放你。”

    只要交出他的宝贝来,他可以选择放他一条生路,只要他的宝贝没事。

    “傅君皇,你似乎忘记了,你现在在谁的地盘上。”现在的局势对他来说是完全不力的,他似乎对此并不担心,“我可以不计较这么多年你对我的人的霸占,我也可以感谢你这些年来对我的人的照料,现在你可以走了。”

    我的人。

    简单的三个字让傅君皇周身的气息骤然一冷。

    原本站在他身侧的夜无名以及她的搭档冷七快速的向后退了一步,神情在同一时间了起来。

    老大正在暴怒,他的怒火,无人能破。

    “我的!”干涩的嗓音中浸着无尽的冰寒,深邃的眸子一瞬不瞬的落在阎子烨身上,“记住,傅安然,是我的!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她,都是我的!”

    “怎么会呢?你不知道,她……”

    他的话还未说完,傅君皇已经快速的闪身,在夜无名惊讶的目光下,闪身到了阎子烨身前,单手卡住阎子烨的脖子,冷硬的面孔上,浸含着的是无尽的杀意:

    “闭嘴!”低沉的嗓音中浸着浓重的威胁,无情的眸低浸满了暴怒,“你要是再敢说那个字,我就杀了你。”

    一脸冷寒的傅君皇的眸光落在秦宇哲的身上,并未停留多久,便移了开来。

    傅君皇的面色一直处于状态,他向身侧的两人使了个眼色之后,悄然的离开了大厅。

    “怎么?当年的事情你忘记了吗?”秦宇哲将枪直接抵在阎子烨的额头之上,他比阎子烨矮半个头,可是气势却不输一分,“十一年前,是你杀了爷吧?呵,别在老子面前装好人,操他妈的,要不是因为爷,你早他妈的冻死了,但是你回报爷的是什么?你他妈的让连爷死的尸骨无存!”

    原本只是想要演戏的秦宇哲在说到十一年前的事情时,情绪已经彻底的被带到了那个时候去了,眼中含泪,情绪激动,就连扣动在扳机上的手指都在着。

    阎子烨的眸子落在秦宇哲身上,他的眸子没有丝毫的波动,只是在秦宇哲问他是不是他杀了秦爷时,他的眸子微微波动了下。

    轰——

    一声爆炸兀然传来。

    阎子烨与秦宇哲同时一愣。

    爷!

    阎子烨的眸子在瞬间变得起来!而更多的,却是危险!

    在秦宇哲还未反应过来之时,阎子烨微微一个闪身,脚极富有技巧性的在秦宇哲的腿上一压,秦宇哲一个踉跄,紧接着便半跪在了地上!

    秦宇哲在跌下去的同一时间,阎子烨的身子已经窜了出去——

    ------题外话------

    咳咳,晚了几分钟……原本是写好了的,然后给好基友看了下,说缺少……然后,我就改啊改啊改,然后就拖延了……然后我发现吧,还是缺少,所以还是下一章继续开始吧……

    谢谢【君哥】的两颗钻钻,么么哒~

    谢谢【等等】妞儿的十朵花花,么么哒~

    谢谢【江南】妞儿的十朵花花,么么哒~然后好好上班咩~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