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s://m.pgywx.com/wapbook-51274-12388716/

正文 第十八章 傅少将到
    安然的车是一辆低调奔驰,安全性能却是极好的,只是,车里的人是没什么事,但是车不知怎么的,就是打不着火了。

    “君主,稍等下,我这里就叫车过来,我……”

    安然现在哪里有时间在这里耗?拉开车门,果断的下车。

    冷昊见此,连忙跟着下车,绕过车,紧跟在她的身后。

    司机小弟却是吓得一身冷汗,他现在已然被吓得六神无主了,他竟然开着君主的车出了车祸,他会被送入无赦,然后,将会彻底的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啊这位小姐,实在是对不起,都怪我开车的时候没注意,撞着您的车,您看——”肇事司机没想到,自己刚下车,就看到被他撞着的车上下来了人,看来,人都没伤着,想到这里,他的心中不禁长吁了口气。

    只是,在他还没有完全的舒口气,一记冷寒的眸光便落在了他的身上,司机顿时一阵心惊。

    这个小男孩的眼神好吓人。

    “车还能用?”安然拉住正欲向前冷昊,淡然的面孔上看不出丝毫的表情来。

    司机不明白的看向安然。

    安然蹙眉,“你的车。”

    这个点,在这条路上,很难能够拦到车。

    “没……事。”应该是没事吧?那车可是门主的座驾,如果这么一撞就出事的话,那么门主早不知死了几百次了。

    安然二话没说,大步朝着距离自己有百米远的卡宴走去。

    冷昊连忙跟在她的身后,神情依旧不动。

    那司机有些不明白的看着安然的举动,在看到她越来越接近门主的车时,他顿时被吓得出了一身的冷汗。

    那个少女和少年看起来可不是什么善茬,如果他们突然对门主做出什么不利的事情来,他就是自杀了也不能谢罪啊!

    他连忙跑过去,眼看着安然就要伸手拉车门的时候,安然突然顿住了。

    之前她并未注意到车里有人,可是走近了,她模糊的看到里面坐着一道身影。

    是一个男人。

    “小姐,我们……”在外人面前,冷昊一直都称呼她为“小姐”,整个无赦的人员都是如此,不得在外人面前泄露丝毫与无赦有关的信息。 

    “这位小姐,我们可以支付给您修车的费用,您看,我们这事情,该怎么处理?”司机跑了过来,有些讨好的看着安然。

    阎子烨,你是何曾奠真。

    “看新闻了吗?”上车后,系好安全带,安然开口问道。

    傅君皇有些疑惑的看向一侧的安然,“什么?”

    安然笑,“没事。”会在他知道前,解决掉的。

    “累了,就说。”傅君皇的嗓音已经不似方才那般冷硬,更多的却是柔和。

    “知道。”她没有问他是如何知道自己出事了的,她在他的身边有人,他在她的身边,一样有人,他不说,她不说,就当做都不知道吧。

    这样也好,有些事情,没必要说但清。

    “我们这是要去哪里?”路线似乎有些不对。

    “医院。”傅君皇没有丝毫的停顿,在仔仔细细的看了安然一遍后,再次将视线调回,“要好好的检查下。”

    “我没事。老帅哥,我现在还有事情要做,你先回部队继续训练去,这几天先不要回来了。”他只有在部队里,才不会受到那些记者们的打扰。

    “出什么事了?”傅君皇面色倏然一紧。

    “我会处理好的。你只要听话的在部队里面,好好的训练,就好。”只有在保证他不会受到伤害时,她才能放开手的,处理现下的事情。

    傅君皇的眉头微蹙,在他还想说什么的时候,车已经到了中心医院。

    “要检查。”

    安然无奈,为了让他安心,只好妥协。

    在医院里,大大小小的检查都检查了个遍,在确定她的身体没有任何问题后,傅君皇这才安下心来。

    然而他们刚刚踏出医院,几名身着制服的警【河蟹】察便向安然靠了过来,其中一名警【河蟹】察走到安然面前,一板一眼道:

    “请问是傅安然吗?我们是公安局的,据调查你和金维希的死有关,请你跟我们走一趟。”

    ------题外话------

    真心是卡死我了……这一章或许会改,或许不会改嗷呜,我这个纠结的哟喂……

    谢谢傻瓜爱你的五点热度,还有等等妞儿的五朵花花,然后爬走碎觉……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