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s://m.pgywx.com/wapbook-51274-12388710/

正文 第十五章 阎子烨
    坐在床上的男人有着一张阴柔的脸,细长的眉,眉下是一双惑人狄花眼,眸中浸着一抹清寒,高挺的鼻梁,尖细的下颚,薄唇轻抿,男人正是现任秦家的门主,阎子烨。

    阎子烨将手从男人的手里抽出,无视女生惊痛的目光,漠然的将手上的白手套脱下,扔到一边,随即顺手从衣兜里面拿出一副崭新的白色手套,戴上。

    “起来。”冷漠的视线下,是完全的漠视。  

    “阎哥哥,我……”

    “乔子瑜。”冰寒的眸子中浸着的是绝对零度。

    “对不起门主,是属下逾越了。”乔子瑜面色微白,长而卷的睫毛微微颤动了几下,眼眶中浸含着的满是委屈的泪花,她微微退后,双腿依旧跪在地上,微咬下唇,嗓音哽咽。

    “秦爷的乔子瑜,从不知眼泪为何物。”阎子烨的声音永远都是缓慢而又冰寒的,没有丝毫的温度,没有任何的语气波动,然而单单就是如此,却让无数人为之胆颤,为之心惊。

    乔子瑜深吸了口气,将眼中的泪花掩去,而后站起身来,面上已是平静无波,就连眼神也变了。

    “门主,乔子瑜永远都是会是门主您相信的乔子瑜。”

    “出去。”阎子烨的嗓音中带着无法让人违背的威严。

    乔子瑜的面色愈发的苍白起来,只是她的身子依旧挺得笔直。

    秦爷说过,即便是在再大的强敌面前,即便是你再虚弱也要挺起你的腰杆,拿出自己的气势,杀掉对方的锐气!

    乔子瑜并没有马上离开,她看着靠在并床头上,眼眸微闭的的阎子烨,张了张唇,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又闭合上了。

    深吸了口气,最后她还是问了出来,“门主,秦爷她……”

    “滚。”嗜血的眸子赫然睁开,那犹如恶魔一般的眸光直射在乔子瑜身上,“不想死,就滚!”

    乔子瑜心惊的被吓退了几步,腰杆依旧笔挺,“那么,门主您好好休养。”

    其实,她还有很多问题想要问,他是怎么受伤的,是被谁伤着的,她还想问,他有没有秦爷的消息,当年秦爷的飞机爆炸后,所有人都认为秦爷已经死了的时候,只有他疯了一样的在满世界里寻找秦爷的消息。

    那时候的阎子烨,真的和疯了没有什么区别。

    现在想起十一年前的事情,乔子瑜心底都是一阵后怕。

    对于她这个大儿子,她一直都怀着一种亏欠的心理,不仅仅是因为小时候没有好好的待在他的身边陪他,更是因为在在年仅六岁的时候,就因他异于常人奠赋,被上面的人给弄到部队里去了。

    傅君皇,没有童年。

    他的童年永远都是机枪大炮和各种致命招式,他在被人有意的培养成一把人形兵器。

    直到他十二岁,第一次出任务时,彻底的失去踪影后,她才赫然醒悟过来,自己对这个孩子,到底存在多大的亏欠。

    不过幸好,幸好后来他回来了,可是回来后的他更加的冷血,也更加的冷漠。

    他们问不出这三年中他去了哪里,就连和他进行简单的交流,对他们来说,都已经成为了一件极为艰难的事情。  

    虽然他对他们都十分的尊敬,十分的敬重,可是除了这些,再无其他。

    他们这些人,现在对他来说,不过是一群可有可无的家人,他,对他们没有任何过多的情感,除了她,那个被他亲自带回来的孩子,他为他取名为安然,他说要护她一世安然。

    徐静凝那个时候就知道,他们这群家人在他心目中的地位,比不过一个被他从外面带回来的孩子。

    安然的房间就在傅君皇的隔壁,当初傅君皇带着安然回到傅家的时候,没有经过任何人的意见,直接将安然带到了自己的房间里,他和她同住了三年,在安然七岁的时候,徐静凝实在是看不下去了,方才将傅君皇隔壁的房间收拾出来,作为安然的卧室。

    而单是如此,傅君皇也是蹙眉了好几天。

    第二日傅君皇就回到部队去报到了,他的报告还没有做,是回去作报告去了。

    傅君皇走了,安然也就回银翼上学了。

    然而,安然刚刚从一辆低调的奔驰上下来,就有不少的学生对着她指指点点,即便是淡然入安然的,也不禁微微蹙眉。

    直到安然回到七班,在众人疑惑的目光望来时,安然的眉越蹙越紧,直到一个女生风风火火的冲到她面前,甩出手中的校报,惊声问:

    “傅安然,金家人全都死了,这事情,是不是你干的?!”

    ------题外话------

    今天头疼的那叫一个绝……果断的,伤风感冒什么的最讨厌了!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