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s://m.pgywx.com/wapbook-51274-12388702/

正文 第十章 摊牌(补完)
    傅安然条件反射的就要伸手去推傅君皇。

    然而,禁锢在她腰间的手不但没有松开,反而还愈发的收紧起来。

    他似乎对她的不专心感到些许的恼怒,张口轻咬她的唇,她疼的张口,灵活的舌借此直窜而入。

    黑眸中划过一丝诧异,原本想要推开他的想法也消失不见,她心中叹息的单手紧攥在他的衣角上,与他的唇舌纠缠在一起。

    室内的温度在逐渐飙升。

    可是有那么一角,那温度直达零下。

    “傅君皇!”震怒的声音再次响起。

    这一次,傅安然听出来是谁了,傅文胜!她名义上的爷爷,傅君皇的父亲!

    她瞪着那个吻得认真的男人,以他的能力,他大概早就知道屋外有人了,那么他刚才让她吻他,那就是有目的的,他竟然——

    竟然打算和家里摊牌!

    傅君皇就似看不到她眸中的斥责一般,那双深邃如古潭的眸中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

    “喊什么喊?都五十好几的人了,天天这么喊,也不嫌累的慌。”慢悠悠的声音响起,“行了行了,别再亲了,再亲下去,老头子我就把小丫头扔出国去。”

    最后的那句话十分管用,在傅安然还未反应过来,傅君皇已经迅速的放开傅安然,随即将她拥在自己的怀里,漆黑的眸危险的落在傅老爷子的身上。

    傅文胜惊讶的看着自己的父亲傅战。

    傅战,傅老爷子,帝都的老首长,现在虽然已经从上位退了下来,但是那些天天在电视上出现的人,都会到老爷子那里去报个到什么的。

    傅老爷子平时看起来极为严肃,可是在傅安然的眼中,他就是一个需要人哄的老小孩,一个十分容易得到满足的老小孩。

    在傅文胜看来,刚才的那一幕给他的冲击太大,可是为什么那个顽固守旧的父亲,竟然比他还看得开?

    安然那孩子,在名义上可是君皇的孩子!他们刚才的行为,那可是!

    傅老爷子完全就似没有看到傅文胜的目光一样,他笑眯眯的对上那双极尽危险的眸子,有些老小孩道:

    “怎么?生气了?害怕了?老头子我告诉你,你是斗不过我的!只要我一句话,安然那丫头就得给我乖乖的给我待到国外去。”就似害怕自己孙子不生气一般,继续火上浇油一把。

    傅安然的耳边听着的是傅君皇沉稳有力的续声。

    “做梦。”傅君皇简简单单的两个字,险些将傅老爷子憋死。

    “噗嗤。”因为靠在他怀里的原因,他的声音还在她耳边回荡。

    看到那个小狐狸笑的一脸开心,傅老爷子心里是一阵的气,“丫头,你好歹也给我有个大家闺秀的样子,你现在已经十五岁了,不小了,要是让……”

    安然淡然一笑,“自然不会。只是太爷爷,我希望,你也不要忘记,我说过什么。”

    傅老爷子一顿,脑海里赫然回响起一句话来:

    ——伤他者,我定然百倍还之。

    早在那个时候,她就已经告诉了他,她的立场和态度。

    “自然,不会。”

    两人之间说的话,让在场的人都是云里雾里的。

    “父亲,你们到底在说什么?”傅文胜的蹙眉。

    “不该问的别问。”傅老爷子抬手就想要给他一拐杖,可是想想还是算了,“我不管你们怎么闹,现在你们都给我收敛点,即便是要公开也要等到丫头成年后,现在就开始亲亲我我的,像什么样子!”

    “我……”傅君皇刚欲开口,就被安然抬手拦住了。

    “知道,我们以后会注意的。”傅安然笑。

    傅君皇有些可怜的看着傅安然,虽然在他看来怎么样都好,可是他还是想要告诉全世界,眼前这个宝贝是他的,他一个人的。

    “我们之间的事情,何须要让别人知道?”安然对着他安心一笑。

    傅君皇的面色愈发的柔和下来,他身上那冰冷的气息也在逐渐减淡下去。

    “行了,臭小子你好好的休息吧,丫头也别光顾着照顾他,把自己给累着了。我和你爸就先走了。”

    说完,傅老爷子也不等安然的回应,瞪了一脸纠结的傅文胜,脚步沉稳的离开病房。

    除了病房,傅文胜总觉得傅老爷子要和他说什么。

    他一直等着,可是都回到家了,傅老爷子愣是一个字都没有说。

    傅家的人在忍功上都练就一把好手,可是一在面对自家人的事情上,傅文胜是沉不住气的。

    “爸,你刚才和安然在打什么哑谜?你们之间说了什么话?”

    拄着拐杖的傅老爷子轻叹了口气,“安然八岁那年发生的事情,你还记得吗?”

    傅文胜一愣,安然八岁,那是六年前的事情,那件事情,是整个傅家的伤,怎么会忘记?

    “不会是……?”

    “六年前啊……”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