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s://m.pgywx.com/wapbook-51274-12388701/

正文 第九章 他说:吻我
    傅君皇身上的伤看起来很吓人,但是好在都没有伤到要害。

    傅君皇身体恢复的速度着实让医院的大夫干感到心惊,他们查不出别的问题来,最后也就只能将原因归咎于他异于常人靛质了。

    傅君皇住院这期间,傅安然也就在这病房内住了下来。

    在此期间,有不少来看望傅君皇的,傅安然也一直都陪在他身边,耐心的陪着他应付那些絮絮叨叨个没完的人们,直到最后她实在是不耐烦了,不管你官大官小,一律滚蛋!

    不知道什么叫做静养吗?要拍马屁攀关系的,滚远点!

    这话,自然不是傅安然说的,而是出自傅君皇的同胞弟弟傅君毅之口。

    傅君毅比傅君皇小七岁,比傅安然大四岁,但是傅安然却要叫他叔叔,这对于一个十九岁的小青年来说,显然接受无能。

    傅君毅是一个兄控,他对自家哥哥的崇拜已经达到了一种让人发指的地步。

    原本他是打算跟随自家那神一般的大哥,考军校的,但是因为自家那个一听自己要报考军校的就开始哭闹的妈妈,他最终无奈,只能够选择放弃。

    因而,在他得到自己的亲亲大哥受伤住院时,他立马从Q大飞奔过来。也是从那以后,他几乎天天都会往医院跑。

    他们虽然是亲兄弟,可是他们能够见到的机会并不多,如果他再不趁着这个机会好好的和自家老大联络下感情的话,以他家哥的性格来说,指不定什么时候就把他这亲兄弟给忘记了。

    但是,在他看到一波又一波借着探望实为攀关系的人群后,他彻底的怒了,他毫不客气的甩出了那话来,极为不客气的将人都给轰走了。

    在帝都,他们的圈子就那么大点,傅君毅说的话自然很快的就在圈子里面传遍了,因而,人们很是识趣的不再去打扰傅君皇养伤了。

    傅安然买好午餐回来的时候,正好看到傅君毅正坐在病床旁,手中拿着一本书,脸上带着大大的阳光的笑,眼睛晶亮亮的看着傅君皇,似乎在开心的说着什么。

    傅安然并没有立马推开门进去,就站在门口,透过窗户上的玻璃,看着里面的很场景。

    温馨的让她感到心安。

    就似有什么感应一般,原本看着自己讲的正起劲的弟弟的傅君皇,目光移动,落在了门上的玻璃窗上,在看到玻璃后面的身影时,原本深邃的眸中,划过一丝温暖。

    傅安然见他已经看到自己了,便提着食盒推门。

    “小侄女儿,你这是给我带什么好吃的了?”傅君毅大小就喜欢欺负傅安然,虽然往往他都在她哪里得不到什么好。

    淡漠的眼神落在傅君毅身上。

    傅君毅很是老实的闭嘴不说话,轻咳一声,摸了摸自己的鼻子。

    奇怪了,他干嘛要害怕一个比自己还要小五岁的小女孩儿啊!想想自己小的时候被她欺骗的,真是……往事不堪回首啊!

    “不闹。”傅君皇微微蹙眉的看着傅君毅。

    “什么时候回部队?”傅安然将他在自己眉头上的手握在自己的手里,问他。

    “有假。”有假期,短时间内不用回去。

    傅安然笑了,“我陪你。”

    他反握住她的手,唇角的弧度愈发的明显起来。

    “吻我。”灿若星辰的黑眸亮亮的望着她,目光落在她湿润的唇上。

    他想要吻她,在子弹他胸膛的时候,在他的意识渐渐模糊的时候,他眼前浮现的是他的宝贝,他一直都想要她再吻自己一次,可是,这些天他一直都没有找到机会。

    现在,只有他们两个人,他想要吻她,想要她吻他。

    “好。”傅安然笑着答应。

    她倾身向前。

    他微微弯身。

    当那抹触碰在他唇上时,他的心脏停滞了片刻,随即,开始絮乱跌动起来。

    扑通、扑通、扑通……

    他似乎能够清晰谍到自己的续声。

    她吻的很认真,他是她这两世中唯一想要珍惜的人,她不想尝试一次坐在手术室外,等待被判决的感觉。

    那种窒息压抑的感觉,让她险些抽出腰间的枪,直接轰了那道手术室大门。

    手不由自主的在他的手上收紧。

    他似乎感觉到了她吻中的绝望,另外一只手揽在她的腰间,将她愈发爹近自己,吻逐渐加深,两人之间的呼吸也愈发的沉重起来,直到——

    砰——

    病房门被推开,随即传来一声严厉的训斥声:

    “你们这是在做什么!”

    ------题外话------

    这一章是我们的安然彻底的下定决心的一章,这一章里,情节发展的比较少……但是爷觉得吧,这一章还真是不能少了,少了的话总觉得少点什么囧。

    然后,咱们的傅少将是个极为纯情的男人,他很单纯,还不是一般的那种单纯。不要以一个正常人的思维去想傅少将这人……好了,话就到这里了……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