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s://m.pgywx.com/wapbook-51274-12388697/

正文 第八章 他说:我回来了(小修)
    森冷的目光,冰冷的言语。

    似乎傅安然只要微微一用力,苏凉就会永远的和这个世界说再见。

    “小姐……”银狼连忙向前,想要制止住她,只是在看到她眸中那冰寒的目光时,他止步了。

    此时的傅安然,危险至极!

    见到银狼的举动,裴清逸的唇角上勾起一丝恍然的弧度来,只是在他唇角的弧度还没有完全裂开,犹如冰锥般的目光直射他身。

    “滚进去!”

    裴清逸无所谓的耸耸肩,看着傅安然,轻佻一笑,随手从身上掏出一把手术刀,比划着在自己的脖子上轻轻一抹之后,方才大摇大摆的推开手术室的门。

    所以说,扮猪吃老虎什么的,最讨厌了。

    傅家的人,还真是没一个好东西!

    裴清逸在手术室的最后一秒,心中诽腹。

    “傅小姐,我们知道你现在的心情,可是请不要伤害到苏小姐,她……”

    “她就是你们这次的任务?”平平淡淡的语气直接打断了大头兵的话,目光落在银狼身上。

    银狼点头。

    傅安然周身的气息在瞬间就变了。

    她的眸光依旧冰寒,手上的力度却小不少,只是她心中的杀意却是更加的膨胀起来。

    如果不是因为这个该死的女人,傅君皇现在也不会躺在手术室里,生死未卜!

    苏凉觉得自己就快要死了,死在眼前这个看似无害的小女孩手里。

    傅安然身上的气息让她感觉到了危险,而这种危险的感觉,她只在一个人的身上感受到过。

    这首长可是上面亲自送来的,要是出了一点什么意外,他们可是一个都跑不掉的!

    刚才,他们刚刚取出他肩膀上以及胸口上的子弹头,原本躺在手术台上的本该继续昏迷的傅君皇骤然醒过来,他不顾他们的劝阻,挣扎起来,在他们还未反应过来之际,已经起身离开了手术室。

    他们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病人,从未!

    暗如黑夜的眸中一片茫然,傅君皇似乎在人群中寻找着什么,在他看到那道有些微僵的身影时,茫然的眸中划过一丝光亮,他步伐沉稳的,一步步的朝向那道身影走去。

    傅安然就站在原地,安静的看着那微显摇晃的身影,坚定不移的朝自己的缓慢的走过来。她的表情淡然,唇角带着一丝淡淡的笑,柔和的看着他一步步的向自己靠近。

    周围一下子就安静了下来。

    想要向前架住自己老大的大头兵们,一下子就愣在了原地。

    从来不曾笑过的老大,笑了。

    那是笑吧?即便是他唇角的那丝弧度很僵硬,可是对于一个几乎失去所有面部表情的傅君皇来说,那真的是个笑,一个简单而又让他们震惊的笑。

    原来,那个少女真的是老大的救赎,他,唯一的救赎。

    银狼笔直的站在原地,垂在身侧的手,双拳紧握,如若不是因为他护主不利,现在老大他也不会……

    玩儿弄着手术刀的裴清逸斜斜地倚靠在手术室门口,满脸趣味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切。

    在傅君皇将傅安然轻柔的拥在怀里时,他那略显机械的嗓音,在她耳边低柔的响起:

    “谢谢等我。我回来了。”

    那一瞬间,傅安然的眼睛,湿润了。

    “嗯。欢迎回来。”她声音淡然安稳。

    而他,就那样,将自己的大半个身子的力量都压在了她的身上,安稳的,睡了过去。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