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s://m.pgywx.com/wapbook-51274-12388696/

正文 第七章 她的怒火(补全)
    金式地产破产了。

    在没有任何预兆的情形下,金式地产以最快的速度迅速的在帝都消失不见。

    也就在该新闻播出的同一时间,金维希也在银翼消失不见了。

    没有一个人将这件事情与傅安然联系到一起去。

    对于银翼里的学生来说,几乎每过一阵子就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他们也已经习以为常了。

    这是,这并不代表,所有的学生都认为,金家的事情与傅安然无关。

    “金家的事情,是不是你做的?”一个带着黑框眼镜的削瘦男生,有些小心翼翼的看着傅安然。

    傅安然手中拿着的依旧是那本格林童话,淡漠而又冰寒的视线没有丝毫隐藏的落在那书呆男身上。

    书呆男的脚步不由自主的向后退了一步,他就知道,就知道傅安然不是一般人,否则,怎么会有那么……那么让人害怕的目光?

    然而在书呆男再次看去时,傅安然已经垂下了头,继续看起了手中的格林童话。

    她神情淡然,眸光无波。

    只是,她到现在为止,书面上的字她没有看进去一个。

    傅君皇已经离开快半个月了,这半个月的时间里,他没有给她一个电话,甚至她连关于他的一个消息都查不到!

    这是在这十一年中,从未发生过的!

    握在扉页上的力道渐渐收紧,直到现在,她的手机都还没有一条讯息,证明她安排在他身边的人,出事了。

    “你为什么要在七班呆着?是为了隐藏你的身份吗?”书呆男还是不怕死的继续小心翼翼的问着傅安然。

    傅安然的视线再次落在书呆男的身上,只是这一次,她的眸光不再似方才那般清冷,反而带着一股子审视。

    这小孩儿给她的感觉,还挺熟悉。

    脑海里不禁浮现起同这张脸的五官差不多的男人,当年,他也是如此小心翼翼的看着自己,问她是不是有很多钱,很大的权来着,再看看眼前的这个十五六岁的孩子,傅安然的心情反而不似方才那般紧张了。

    也就在傅安然打算和他说些什么的时候,一直被她放在桌面上的手机震动了下。

    来讯息了。

    放下手中的格林童话,点开那条极为简练的简讯。

    重伤。

    “你除了能让将枪对着我以外,你还能做什么?”

    大头兵一愣,“不要以为,你是女的我就——”

    “如果,他有一丝意外,我让你们全部陪葬!废物,留有何用!”

    她的话让在场所有的人都愣住了,除了银狼以外,他们是第一次跟着老大出任务,可是没想到,在这一次任务中,他们中了埋伏!如果老大不是因为他们的话,老大现在就不会……

    “你——”大头兵还想要争辩着什么的时候,银狼一把拽住了他的胳膊,他站在众人最面前,在他们惊诧的目光下,弯下腰身,以他们无法理解的恭敬道:

    “主……小姐,请,责罚。”

    银狼身上的伤不少,他的肩膀上中了一枪,他只是简单的包扎了下就站在这里等着了,血水已经渗透了纱布,顺着他的手臂,流了下来。

    其余几人对于傅安然的身份似乎有了些模糊的了解,纵使他们心中有万般疑惑,现在也不是问问题的时候。

    傅安然再未说一句话,她就站在手术室门口,眸光不变的望着还亮着的“手术中”的灯。

    她前后加起来的四十六年中,从未有过这种心慌难耐的感觉。

    她的双手紧攥在一起,指尖处,已是青白一片。

    甬长的走廊再次恢复了安静。

    突然,一阵凌乱的脚步声打乱了这里的宁静,只见一个看似极为狼狈的女人拽着一名医生,吵吵闹闹的让他赶紧进去做手术什么的。

    银狼首先看了目光不动的傅安然,随即快步走到那看似狼狈的女人面前,蹙眉道:

    “苏小姐,你这是在做什么!”

    苏凉,他们这一次的任务,就是救出在走私集团做卧底被囚禁起来的苏凉,这是这一次他们行动计划不知怎么被泄露了,因而惨遭埋伏!

    “这是这里最好的外科医生,让他为君皇手术!他很厉害的!”苏凉依旧拉着那个看似满脸不情愿的大夫。

    “松开!”那看起来极为年轻的大夫一脸嫌弃的甩开苏凉的手,整理了下自己早已凌乱的衣领,他不屑的眸光在众人之间扫视了一圈,而在他视线落在那个安静的坐在靠椅上的身影时,眸中反而浸着了一丝趣味。

    “裴清逸,你现在就给我进去手术!否则,我让你——”

    砰——!

    苏凉恐吓的话还未说完,原本坐在座位上的傅安然霍然起身,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单手卡住苏凉的脖子,将她抵在墙上,眸光冰寒的看着她:

    “你要是再有一句废话,我立马废了你!”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