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s://m.pgywx.com/wapbook-51274-12388693/

正文 第四章 忠犬傅少将
    傅君皇一身铁血的气势,俊美的容颜、高挑的身姿出现在众人面前,办公室内所有的人都有刹那的晃神。

    傅君皇那深不见底的、犹如冰锥般的眸光直射在坐在椅子上的校长身上。

    校长的心没来由的慌乱不已,他并没见过这个铁血的男人,可是能够在银翼做了十一年校长的他,什么样的人物没有接触过?而眼前这个气势惊人的男人,身份绝对不是他能够惹得起的。

    办公室内所有的人都有刹那的晕眩,这个突如其来的男人,到底是谁?竟敢对着校长说,开了?

    傅安然有些愕然的靠在傅君皇的怀里,她并没有想到,他会过来。这种事情,她完全可以自己解决。

    不过想到身边这个陪伴了自己十一年的男人,一直着神经的她,也渐渐的放松了下来。

    傅君皇动作利索却不失优雅的将傅安然身侧的椅子拉出,那张没有丝毫情绪波动的面孔上,有些许的不愉快,他对着傅安然沉声道:

    “坐下。”

    低沉的嗓音轻柔的吐出,完全无视在场的其他人。

    傅安然抬头,在看到傅君皇那几不可见的微蹙的眉头后,她很是淡定且极为自然的坐了下来。

    “你就是这丫头的父亲?”一直都坐在单人沙发上沉默不语的微胖中年男人有些许不耐烦的问道,他的嗓音有些尖锐,而更多的却是带着一股子怒意和嘲讽。

    一个只能够上平民班级的学生,怎么可能会有一个好家世?只是,这个男人是不是看起来过于的年轻了?

    深入古潭的黑眸中划过一道冷光,冰寒的视线撇过在场所有的人,在他的视线落在那个还捂着红肿的脸不断的落泪的女生时,深不见的黑眸中浸着一道杀意,最后视线停留在傅安然的身上,略带机械的声音缓缓吐出:

    “你打的?”

    中年男人在接到傅君皇那森冷的视线时,肥大的身体不禁了下,而他的心脏更是在刹那停滞了片刻。

    那是心灵上的震撼。

    虽然只有一刹那,但是中年男人可以肯定,方才他竟然尝到了死亡来临的滋味。

    “没有。”傅安然摇头否认,而后,茶色的目眸落在身子还在瑟瑟发抖的金维希的身上,淡然的勾了勾唇角,很是无辜道,“我只是为了表示友好,轻轻地抚摸了下她,只是没想到,她皮肤如此嫩滑,只要轻轻一碰,就会变成这样。”

    坐在另外一侧的楚安修听到傅安然如此的说法,险些将口中的茶水喷出来,他一直都知道傅家安然睁眼说谎的本事不小,可是没想到,她竟然会如此睁眼说瞎话。

    “傅安然!”金维希怒及,“你怎么能够这么无耻!爸,是她扇我耳光的,楚安修他当时也在场的,他……”

    “不,我当时在处理文件,并没有看到。”楚安修连忙放下手中的茶杯,急忙撇清。

    笑话,再不赶紧撇清自己,指不定时候,这傅家安然怎么给他穿小鞋呢。

    他们这一批大院儿里的,没少被这个看起来对什么都淡淡的,恬然的女孩子给整过。

    她话还没有说完,人已经直接被踢倒在了地上!

    傅安然有些诧异的看着身侧那已起身的、一脸肃然、眉头微蹙的男人,他周身都散发着一股冷然的气息,除了她,没有人敢接近。

    只是,他脚上的那双军靴,踢在金维希的身上,真的没事儿的吗?

    “希希!”中年男人惊呼的将倒在地上痛苦不已的金维希抱在怀里,在看到她满脸的痛苦之色后,他抬头,一脸愤怒的看着面无表情的傅君皇,“我定会让你全家死无葬身之地!”

    中年男人的话刚落,原本紧闭的校长办公室门外被人砰的一声推开,只见傅家的老管家气喘吁吁的跑了进来,他无视众人诧异的视线,直接跑到傅君皇的身前,有些许抱怨道:

    “主子,您就不能够等等我?”

    主子?

    哪门子主子?

    而在众人还未反应过来之时,几个训练有素的男人不知何时踏入了校长办公室,将还处于愤怒状态的中年男人,以及那个还在痛苦的金维希驾着,就这么消失在了校长办公室。

    见闲杂人等已经走了,楚安修这才站起身来,走到傅君皇身前,恭敬道:

    “傅小叔,好久不见。”

    傅安然淡淡的瞥了楚安修一眼,什么话都没说。

    傅君皇只是微不可见的点了点头,视线便落回到了自己的宝贝身上。

    校长在看到老管家踏入办公室的时候就已经完全愣了,而在他看到老管家恭敬的站在傅君皇的身前喊主子后,顿时,他的浑身上下都开始冒汗。

    当初让他坐上校长这个位置的就是那个刚刚进来的老人,他一直都知道银翼有一个从未露过面的理事长,如果他没有猜错的话,眼前的那个犹如冷冬的男人,就是那传说中的理事长?!

    校长的冷汗直冒,一想到刚才被拖出去的两个人,顿时他双腿都开始虚软了起来。

    也就在校长想要说些什么来挽回的时候,傅君皇已经站起身来,单手揽着傅安然,向外走去,只是在离开之前,毫无情绪的瞥了冷汗直冒的校长一眼:

    “开了。”

    一句话,校长彻底当坐在了地上。

    而被他楼在怀中的傅安然勾了勾傅君皇,傅君皇很是配合的俯下身子,一抹轻轻的落在他的脸颊上,她对他淡淡的笑:

    “真乖。”

    他望着她,紧抿的唇,微微的勾起了一个略显僵硬的弧度,而这,对于傅安然来说,却是最美丽的笑容。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