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s://m.pgywx.com/wapbook-51274-12388691/

正文 第二章 傅家傅君皇
    秦岚惊诧掸头,一个未成年的小孩儿,真的可以有一个四岁大的孩子吗?

    而在秦岚还未从惊讶中缓过神来之际,车门赫然被人从里面打开,一身着军装的中年男人走下了车来。

    他的眉宇之间浸着一丝褶皱,犀利的眸光犹如利剑般落在少年身上。

    秦岚认识他,傅文胜,如果她没有记错,他现职已是上将。

    傅家,帝都权贵的。

    只要一说到帝都的权贵,人们第一时间就会想到傅家,那个跺跺脚就能让帝都震三震的傅家。

    对于傅家,秦岚并不了解,准确的说是,傅家一直都隐藏的很深,他们对外没有任何的马脚,甚至连一丝的弱点都没有。

    傅老爷子对外一直保持着中立惮度,不管外面争斗的有多厉害,他终会在一场场的争斗中,让傅家安稳的度过。

    这也是为什么傅家能够长久的屹立不倒的原因之一。

    秦岚还被少年双手举着,他那双犹如深潭般的目眸中看不出丝毫的情感。少年见傅文胜没有任何表示,那张冷然的面孔上没有丝毫波动的,收手,将小丫头重新抱入自己的怀里。

    对于少年略显清冷的怀抱,秦岚并不讨厌,甚至,还有些许的依恋。

    她秦岚,自小到大,从未有人给过她依靠,一路上,她能够靠的人,只有自己,因此,她只有不断的变强,只有变得更强,强到无人能伤害到她的时候,她方才停下来休息休息。

    却不曾想,她就是停顿了那么一下,就那么丢了自己的命。

    秦岚的手依然攥在少年满是血污的衣襟上,下巴抵在少年的肩头上,茶色的眸子微闭。

    傅文胜的表情一直都是板着的,没有人能够真正的看出他此时的内心。

    干裂的嘴唇微启,他却没有发出声音来。

    傅文胜只觉嗓子干涸的厉害,他轻哼了一声,方才有些费力道:“回家说。”说完,便转身上车。

    回家。

    那张满是污秽的面庞上看不出丝毫的情绪波动来,少年单手揽着秦岚,脚步犹如军人般利索有力,他端正的坐在车里,而秦岚也一直都被他抱在怀里。

    秦岚的呼吸渐渐的变得绵长起来。

    可是在她睡过去之前,她清晰的感觉到了在少年听到回家两字的时候,他的身体有些许的僵硬,虽然时间很短,可是她依然感觉到了。

    她不明白,身为傅家子弟的他,怎么会落入那个山洞里。按照那个疯老头的意思,她差不多能够明白,少年是那个老头的试验品之一。

    她不相信,傅家的人会将自家的孩子送入那个地方。她可是还清晰的记得那些铁笼里面扭曲的尸体呢。

    秦岚还不曾多想,她就已经趴在少年的怀中,睡了过去。

    军车缓缓的驶入军区大院,在车刚刚停下的时候,一阵拍打车窗的声音就响了起来。

    “君皇,有没有受伤,还记得妈妈吗?啊?君皇,看看妈妈,快看看妈妈。”带着哽咽的嗓音随着拍打窗户的声音一起响起。

    秦岚清晰的感觉到了自己身下身子的微怔。

    他现在的情绪,比方才波动的还要厉害。

    君皇?他是叫傅君皇吗?

    秦岚刚想拉开车门,车门就已经被人从外面拉开了,只见一个哭的犹如泪人一样的贵妇就那么站在她们眼前,她的视线紧紧的落在自己身下的少年身上,略显苍白的唇张启,却是发不出一丝声响来,只有眼泪,在不断的掉落。

    她是何其帝爱自己的孩子。

    “哭哭啼啼的,像什么样子!”傅文胜下车,对着那不断掉泪的贵妇沉声道。

    “你管我!”贵妇脸上的淡妆已经彻底的花了,她恨恨的看着傅文胜,哭喊着,“我告诉你傅文胜,你的心是铁做的吗,我盼了三年的儿子,找了三年的儿子,现在好不容易回来了,我哭我的,碍着你什么事儿了,看不惯就离婚!傅文胜,要不是你,君皇会失踪三年吗?你……”

    她说不下去了,因为秦岚抱住了她。

    那软软的身子,就那么抱住了她。

    徐静凝就那么愣住了,她低下头,只见一个矮矮小小的身子就那么抱住她的腿,软软糯糯的声音中浸着一丝干涸:

    “不要哭,你的孩子已经回来了。只要回来了,就好。”

    这个哭得好不伤心的女人,是何其的让人雄。

    秦岚自小就失去了亲情,甚至连友情都不曾有过,她看尽天下冷暖,甚至可以做到一看人就知道这人到底居心何在,而那个哭得犹如一个孩子一般的贵妇,却是让她那般的动容。

    在她还未缓过神来之际,她已经抱住了她,而话也已经说出了口。

    少年的身体有些许的僵硬,他在车里坐了好久,直到他看到自己的母亲蹲下身子,将那道小小的身影揽入怀中,直到他看到那刚刚止住哭啼,抱住那道小身影有开始哭喊起来的贵妇时,他方才有些机械的下车,身子绷得笔直:

    “母亲。我回来了。”

    简单的六个字,他用的时间缺比普通人要多出将近将近两倍。

    徐静凝愈发的搂紧了怀中的丫头,泪水就似管不住的水龙头。

    秦岚觉得自己做了个错误的决定,她现在就差没有被勒死了。

    也就在她觉得自己呼吸困难的时候,一只微凉的手兀然握住她的,而后一阵拉力,将她脱离出了徐静凝那足可以让她窒息的怀抱。

    傅君皇单手抱着秦岚,深不见底的眸就那么看着自己的尚且还处于愣然状态下的母亲,而后一字一顿,有些竭力道:

    “我的!”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