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s://m.pgywx.com/wapbook-51274-12388690/

正文 第一章 秦爷重生
    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的豪华别墅之内,秦岚赤足站在铺着毛毯的地面上,微冷的眸光有些漫不经心的看着跪在地上的男人。

    “秦爷,一切都准备好了,爷您可以先到小岛上居住,我日后便会跟来。”跪在地上的男人柔和的几乎可以拧出水来,他的眸光近乎的望着一脸冷然的秦岚。

    “看来,你是打算囚禁我一辈子了。”微微眯着眼睛,慵懒的嗓音就似在说和事不关己的事情一般。

    “不,不,爷,我只是想要永远都和爷您在一起。”

    跪在地上的男人跪着向前挪动了几步,阴柔的面孔上浸着一丝让人看不懂的,他摘下戴在手上的白手套,近乎虔诚的摸着那在外的美足,俯身,将脸贴在那白皙的足上:

    “爷,我只是不想让别人来打扰我们。这个世界上所有打扰了我们的人,都该死!”声音骤冷。

    秦岚的眸光很淡,她就那么看着英俊的男人以虔诚的姿态亲吻着自己的双足,小心翼翼的着自己的足面,心中却是一阵的嘲讽。

    看看,这就是她养的一条好狗。

    当初,她就不该救下这条狗,而她更加后悔当初没有一枪崩了他!

    否则,她今天也不会落到被这条疯狗夺权、囚禁的地步!

    想她秦岚,自小到大争权夺势,杀了无数人,双手沾满鲜血,换来黑白两道人人敬畏的秦爷。而现在,她却落在了自己养的这条狗的手中,还真是够讽刺。

    秦岚心中划过一道厌恶,抽出脚,毫不留情的一脚揣在男人的脸上,瞬间,男人的身体微微后仰过去,而也在同一时间,男人伸手捂住自己流血的鼻子,他知道,秦爷不喜欢看到血。

    “滚!”

    男人并没有立马离开,他拿出一块纯棉而又的丝帕,小心翼翼的擦拭着秦岚的足面,在确定那美足上没有丝毫的血迹之后,他方才道:“爷,飞机已经在机场准备好了,一会儿会有人来接爷。”

    秦岚冷眼看着男人拿过一双的拖鞋,继续跪在地上为她穿上,他的鼻子周围还有血污,只是他的唇边一直都带着一丝难以抑制的笑意。

    在他将鞋为她穿好后,一记亲吻落在玉足上:

    “爷,我会想你的。”

    秦岚眸光清冷的看着男人跪着退后,最后,身影彻底的消失在别墅之内。

    来接秦岚的是一直都在男人身边做事的夏利。

    夏利毕恭毕敬的跟在秦岚的身后,即便是秦岚现在被夺权了,可是依然没有一个人敢去挑衅当今秦爷的威严。

    只要秦爷一句话,二爷一定会毫不犹豫的解决掉他们。

    秦岚刚刚坐上飞机,夏利拿着手机,恭敬的,双手交到秦岚的手中。

    “爷,不要害怕,我过几天就会过去陪你。”男人阴柔的声音从电话中传来。

    秦岚毫不犹豫的将手机给扔了,闭目,养神。

    现在只要听到那人的声音,秦爷浑身上下都会不爽。

    待飞机滑翔起飞后,清冷的眸微张,视线落在一直都着神经的夏利身上,“很紧张?”

    夏利背脊顿时一僵,“我……”他的嘴唇都在。

    秦岚的唇角扯出一丝弧度来,其实她很少笑,或者说是她这三十五年的人生中,就没有笑过,可是,现在她看到一个因为害怕死亡而浑身的人,她反而觉得很好笑。

    “既然这么害怕,为什么还要上来?”

    这是一座明显被作为基地的山洞,周围有很多仪器设备,在这山洞内,有不少碟笼,而在那些铁笼中,都有一具极尽扭曲或是怪异的尸体。

    秦岚的眉头越粗越紧。

    总是有一种违和感充斥着她全身。

    然而这种违和感,她竟然不知道从何而来。

    周围的枪声依然不断,然而那些子弹却是神奇的没有一颗落在她的身上,她就坐在一张石桌上,短小的腿打啦在半空,等等,短小?!

    秦岚这才发现那违和感到底是从哪里来的了。

    她变小了。

    她明确的发现,这身体不是她的,按照她自己的猜测,那就是她重生了。

    重生在了一个四五岁的小孩子身上。

    秦岚迅速的整理好自己现下的情况,可是一个四五岁的孩子的脑子里面能有什么记忆?几乎是空白一片,或者是一团团杂乱的画面,秦岚看不懂。

    而对于现在的困境,周围的枪火并没有弱下去,反而愈发的激烈起来。她秦岚即便是黑白两道都忌惮的秦爷,也不可能以这样柔弱的四岁的小孩子的身体,逃出这战火纷飞的山洞。

    而对于下这张的石桌,对于四岁的她来说,也是个问题。

    石桌距离地面太高,也就在她思考着怎么下去的时候,一只冰凉的手揽在了她的腰上,而在她还未缓过神来之际,他一把将她抱入怀中,将她的小脸贴在自己的胸口上。

    是那少年。

    秦岚知道他。

    她并没有挣扎,双手很是老实的紧紧的抓着少年胸前的衣襟,小脸贴在那跳动比之常人有些缓慢的胸口之上,神情很是安然。

    少年单手抱着秦岚,一手拿枪,他举步朝着洞口之外淡然走去。

    山洞之外,满地都是全副武装的尸体,他们的表情狰狞可怕,而也就在山洞旁,有三道与少年泛着同样气息的身影笔直的站在山洞前,在他们看到少年的时候,神情比之方才还要严肃。

    “走。”因长时间不说话的原因而显得有些沙哑的声线中,浸着一丝淡淡。

    秦岚并没有好奇这几人的身份亦或是他们都经历了什么,秦爷已经死了,她现在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小姑娘,关于她秦岚的人生,已经完结了。

    一路上,秦岚都被少年紧紧的拥在自己的胸前,她也安静的呆在他的怀里,不吵不闹。

    他们走了很久,途中,秦岚都在少年怀中睡了过去,待她醒过来的时候,已经夜晚时分了。

    等见到周围熟悉的场景,秦岚才发现,她穿越的时间似乎和自己死的时间正好接上了,如果她没猜错,她们这是回到了帝都。

    也就在秦岚在想着,这少年的身份的时候,几辆挂着军牌的车突然出现,将他们五个团团的围绕在中间,也就在车停下的瞬间,武装人员全部警戒的看着他们。

    车灯大开,刺得她险些睁不开眼来。

    除了少年之外的三人瞬间就要拔身上的武器,却在第一时间被少年制止住了。

    少年主动走到其中的一辆车前,双手将窝在自己怀中的秦岚举到那还处于紧闭状态的车窗前,近乎机械道:

    “女儿,我的。”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