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s://m.pgywx.com/wapbook-92832-51825721/

第478章 吾求书院
    估计也就唐壹这种思维天马行空,不太正常的人,才能做出这种在别人看来不可能的事情。

    但有时候只要开了个头,你会发现,越顺着这个头绪往下想,就越合理,当然也会越惊心,此时,唐壹与蔡颜都深深体会到了什么叫做‘细极思恐’。

    唐壹的手停在蔡颜姑娘的腰臀上,忘了抚摸揉捏,蔡颜姑娘颔首皱眉,忘了她的一条胳膊还搂着唐壹的脖子,两人的身体已经紧靠在一起。

    唐壹心中所想的是,如果皇帝有病是假,实则被皇后架空,而皇帝现在密谋夺回实权,那他娘的这两人都代表着朝廷,根本无法判断出越州州牧和隆州两位大佬是哪方的人。

    另外,什么是真正的权利?说白了就是军权,而军队打仗靠什么?当然是靠武器装备,难怪这三位大人都曾经犹豫要不要杀他,糟糕!要不了多久,这三位大人对立的一方,一定会想尽办法来刺杀自己。

    而蔡颜姑娘现在想的就更多了,首当其冲就是离开唐壹,因为她算是明白了,唐壹跟在唐壹身边是福也是祸,而且其中赌的成份太大了,但如果真的躲开他,在朝廷打压门牌的时候,又有可能失去了很大的助理,还真是让人两难取舍。

    片刻之后,唐壹松开了放在蔡颜腰上的手,轻声一叹,“唉!蔡姑娘,你走吧。”

    唐壹的话唤醒沉思中的蔡颜,她白了唐壹一眼,这男人调戏她的时候就一口一个娘子,而且手脚不老实,说起正事就改成了蔡姑娘,但她心中此刻却升起一股暖流,因为明白唐壹为什么让她离开。

    这一瞬间,蔡颜做了个决定,挺胸抬头的开口道。

    “唐壹,你让我来坐,我就得坐,你想让我离开,我就得走,召之即来,挥之即去,你把本姑娘当什么人了?哼哼!告诉你,本姑娘还不走了,明天本姑娘就退出仙音谷,然后留在你身边,看你能把本姑娘怎样?”

    “哈哈哈,娘子好谋划呀,这是不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啊,厉害,不过你如此利用为夫,那是不是也得给为夫点补偿呀?”

    说着唐壹唐壹伸手想去挑蔡颜的尖下巴,“啪”,蔡颜直接一巴掌打掉唐壹的手,然后从他的腿上站起来。

    “唐公子,别以为你刚才摸我腰的那些下流小动作本姑娘不知道,再有下次,本姑娘送你进宫当太监,哼!”

    说完,蔡颜扭着蛮腰走出了房间,唐壹撇了撇嘴,也起身走向还光着坐在床上的火龙武姬,还是先伺候完这两个债主再说吧。

    入夜,唐壹的石鳐翔兽终于开始返航,但唐壹却不在那上面,他正抱着换上了一身襦裙的莫妮卡高空急飞,身边还跟着飘飘若仙的蔡颜姑娘。

    现在他还能抽出来一点时间去‘吾求书院’,等过些日子,可就真的不能离开兵工厂了。

    ‘吾求书院’留在隆州城的郊区,有蔡颜姑娘指路省去了不少的时间,他要去‘吾求书院’这事之前已经同隆州州牧和大将军打过招呼了,但没讲要去干嘛,只是说办点私事。

    于是,他的乾坤戒指里又多了两块令牌,一块是‘隆州密侦司’,一块是‘隆州军监司’,单听名字就已知道,都属于特权机构,在隆州地界,应该一般人不敢招惹。

    为了尽量隐藏行踪,唐壹选择的都是山林上方飞行,所以也只能在林中休息,但他的乾坤戒指里有各种生活物资,所以不觉辛苦,反而有种游山玩水的感觉。

    特别这贱人每次休息的时候只拿出一张蛛丝吊床,虽然蔡颜姑娘也有一颗纳珠,但她哪里可没有床,于是每次看到唐壹躺在吊床上舒服的搂着莫妮卡休息,她都咬牙切齿。

    两天后实在架不住吊床的诱惑,蔡颜姑娘终于妥协的躺到了吊床上休息,不过她是躺在莫妮卡的旁边,把莫妮卡当成隔断。

    迷迷糊糊刚要睡着,蔡颜姑娘就被一只搂住她腰的手惊醒,结果翻身坐起后才发现,是莫妮卡睡梦中抱住了她,结果换来唐壹一顿冷嘲热讽。

    而后躺下没多久,莫妮卡又把手不小心放在了她的侧臀上,如此几次折腾过后,蔡颜的神经都被弄的麻木了,当最后一次半睁开眼看到又是莫妮卡把手按在了她的胸上时,她只是轻轻将莫妮卡的手向下推了推,就又沉沉睡去。

    殊不知,这一刻躺在另外一边的唐壹,露出了邪恶淫荡的笑容。

    等即将到达隆州城的时候,蔡颜感觉一阵轻松,因为莫妮卡睡觉太不老实了,不是摸到她的胸,就是摸到她的屁股,而且有时候还乱揉捏,弄的她总是做那让人意乱情迷的春梦,更烦心的是,梦里的男人就是唐壹那个下流胚子,总之,她现在对唐壹的心魔已经快深入骨髓了。

    ……

    ‘吾求书院’建在隆州城外的一座半山腰,山下有个‘吾求镇’,算是因为‘吾求书院’而发展起来的商业化小镇,所以镇上都是商铺、饭馆、客栈,以及许多向外出租的房屋。

    小镇上很热闹,来来往往最多的就是才子佳人,记得叔叔说过,曾经他和婶婶也在这个小镇上居住过,后来是因为父母的事情又搬回了书院,唐壹早就问过蔡颜姑娘是否听说过当年有关父母失踪的那个上古遗迹的传闻,可惜那时候蔡颜姑娘还没来隆州,所以她不清楚。

    此时的唐壹穿了一件书生长袍,手里还骚包的拿着一把纸扇,抛开他那半长不短的头发不谈,确实算的上英俊潇洒。

    莫妮卡头上戴了一顶垂着薄纱的斗笠,遮住她西大陆人的相貌,而蔡颜姑娘也戴了个面纱,挡住口鼻,她是怕被人认出来,但唐壹却嘴贱的蹦出一句。

    “咦?娘子,我发现你戴面纱后好看多了。”

    于是,唐壹白色的布靴上多了两个脚印,而且十根脚趾头很痛。

    听着唐壹在后面抱脚乱蹦的惨叫,跑到前面的蔡颜姑娘嘴角含笑,估计她从来都没有想过,有一天会因为踩了一个男人两脚而高兴。

    ……

    吾求书院不是江湖门派,所以山下的大门谁都可以进来,进门之后便是蜿蜒的上山台阶,两边的花繁树茂,景色宜人。

    这一路上遇到的青年男女更多,有的漫步轻谈,有的吟诗作赋,总之一片朝气蓬勃的景象。

    到了半山腰的书院里后,到处是盛开的桂花树,空气中弥漫着沁人心脾的桂花香,在配上书院复古风韵的建筑,简直就是一座世外桃源。

    唐壹深深吸了一口气,忍不住赞叹,“真香,和我娘子身上的味道一样好闻。”

    “唐公子,你要是再口无遮拦,小心你的脚趾头。”

    “呵呵,我还没说完呢,虽然这里很香,但是比水蜜桃的味道还差点。”

    如今蔡颜姑娘当然知道唐壹口中的‘水蜜桃’是什么意思,所以不由自主瞟了一眼莫妮卡的臀部,面纱下的小嘴不爽的撅了一下,没办法,人种问题,莫妮卡的腰臀形状,她确实比不了。

    走到吾求书院的内院门口时,唐壹三人被拦了下来,这里可不允许外人进入了,于是,唐壹说出请见吾求书院的院长,然而人家堂堂一个院长,岂是谁相见就能见到。

    没办法,唐壹只能拿出‘密侦司’的令牌,这下拦门的人可紧张了起来,也变得礼貌客气,让唐壹三人暂时等候,赶紧进去通报。

    都说民不与官斗,哪怕民间的势力再大、再富有,遇到官都会矮上三分,说到底不还是权利问题吗,这让唐壹又联想到了帝王家的争斗。

    唐壹三人被带到了一处幽静的别院,这里种满了竹子,他现在对竹子可没有半点的好感,在院内一个竹子建造的凉亭里,唐壹见到了吾求书院的院长——席诗夫人。

    这是一位穿着朴素典雅的中年美妇,她正在竹亭中写字,搁置好笔墨后,疑惑的打量了一遍唐壹三人,才缓缓开口。

    “不知密侦司到我书院要查何事?”

    唐壹连忙抱拳行礼,开门见山的答道。

    “院长,还请原谅晚辈用这种方式贸然来访,实在是有难言之处,请问院长是否还记得‘唐林轩’和‘东惜月’夫妇?”

    席诗夫人眉头轻蹙,似乎在回忆,几秒钟后,才答道。

    “名字有些熟悉,好像是很多年前我们书院的学生,嗯,我想起来了,他们十几年前探寻一个上古遗迹的时候失踪了,请问密侦司询问他们所为何事?难道你们找到他们了吗?”

    “我们并没有找到他们,至于询问他们的事情,是因为可能牵扯到一些隐蔽的事情里,院长,再请问,你是否知道‘唐修远’和‘慕婉华’两人的去向?”

    “唐修远和慕婉华?也是我们书院的学生吗?”

    “是的,而且与唐林轩夫妇应该是好友。”

    席诗夫人又面色如常的沉思了片刻,然后缓缓摇头,“抱歉,实在是岁月久远,想不起来了,毕竟这书院学生众多,每年来来走走上万人,无法记得每位学生的事情。”

    ‘那……院长,可否让我查阅学院往年的学生名册和资料?’

    听到这话,席诗夫人顿时神情不悦,冷声道,“如果你们密侦司想查阅我们书院的学生名册,那请带着州牧大人的文书过来,仅凭一块密侦司的令牌还不够资格。”

    听到这话,唐壹心中松下一口气,他当然是在试探,不是他太过谨慎,毕竟这么多年了,他必须知道这位院长是否还护佑着叔叔婶婶。

    唐壹撩起了长袍的下摆,缓缓跪在地上,这一幕把席诗夫人弄晕了,但她只是侧移开两步,冷冷看着唐壹,算是避开了唐壹的跪拜。

    不料唐壹也跟着挪了挪,又正面向席诗夫人,紧接着磕了个响头。

    “你这是何意?”

    席诗夫人面沉如水,唐壹抬直身体后,目光真切的望着席诗夫人。

    “院长,我叫唐壹,唐林轩夫妇是我的爹娘,唐修远夫妇是我的叔婶。”

    “啊!”

    席诗夫人震惊的捂住了嘴,这实在太意外,太让人想不到了,而唐壹继续说着。

    “院长,还请原谅刚才晚辈的不敬,晚辈谢院长当年仗义出手,帮助叔叔婶婶逃离海外,才让我们安全的生活到现在。”

    说完,唐壹“咚咚”又嗑了两个头,这是救命之恩,而且救的是他们一家,他岂能不跪谢。

    “哎呀,孩子快起来!”

    知道了唐壹真实身份后的席诗夫人连忙走了上来,一把抓住唐壹的胳膊将他扶起,脸上也没了之前的冰霜,满面的慈祥,又仔细打量起唐壹。

    “嗯,这一看你的相貌还真像你的母亲,唉!一眨眼你都这么大了,当年你们走的时候,你还是个小不点,你的叔叔婶婶还好吗?他们也回来了吗?”

    亲切的目光与温情的话语,让唐壹感到阵阵的暖流。

    “都好,他们也回来了,不过目前在越州,因为当年的事情,所以有些不方便回来看您,特意让晚辈代劳。”

    “唉!他们有心了,坐吧,我们坐下聊,这两位姑娘是?”

    “哦,莫妮卡,蔡颜,你们把面纱都摘了吧,院长,她们都是我的妻子。”

    蔡颜摘下面纱后对席诗夫人行了个万福礼,莫妮卡也跟着做,只是做的不太标准。

    当席诗夫人看清蔡颜的脸,以及听到她的名字后,又皱起了眉头,迟疑了一下。

    “请问蔡姑娘是否就是仙音谷隆州堂的堂主?”

    蔡颜轻轻点头,“曾经是,不过现在已经退出仙音谷了。”

    这下席诗夫人更震惊的看着唐壹了,并且连忙对蔡颜还礼,或许很多人不知道,但她心里清楚,这位蔡颜姑娘的年龄可比她大多了。

    另外,就算仙音谷的弟子因为心魔而嫁人,也没听说哪个会退出仙音谷,一个那么大的门派,岂是想退出就退出,特别蔡颜还是一个州的堂主,她心中知道多少关于仙音谷的机密。

    细细一想,如果唐壹不是被蔡颜所迷惑欺骗,那如今唐壹的身份、实力、地位,可就耐人寻味了。

    东方符文师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