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s://m.pgywx.com/wapbook-91756-62566031/

第1269章 你不是在开玩笑?
    职业神棍

    陆羽在说出这句话之时,视线一直落在神刀门大长老身上。

    眼前的一幕,使得于贺的心就是一痛,只因陆羽毫不忌讳的,揭开了这一层伤疤。

    不过神刀门大长老的定力,亦不是一般的强,他挑了挑微垂的眼皮,说道,“陆先生,我想这其中恐怕是有什么误会”

    “哦?误会?”陆羽一听就笑了,接着说道,“事已至此,也是我亲眼所见,我不明白,这还有什么误会。”

    神刀门大长老这时,也是笑了笑,“陆先生,于贺是我神刀门弟子,而他劝我们神刀门归降,是事实。若非是此刻见着了大人你,证明是了他所言非虚,于贺,是一定要死,还请陆先生明鉴。”

    听得如此,陆羽也是一愣。

    他并不知道,于贺已经回归神刀门一事。

    如果神刀门大长老所说属实,那么于贺的确有取死的理由。

    首先,于贺回归山门,以神刀门弟子的身份,劝告神刀门掌门以及大长老归降于某人,这就是一条大逆不道的死罪。

    其次,神刀门上下,都只是听闻于贺一面之辞,却无人见过陆羽。

    谁又能证明,于贺所说为真?

    谁都不能。

    而如今陆羽出现,那么误会也自然解除。

    这神刀门大长老只是寥寥数语,就将张宏图欲斩杀于贺一事,遮掩得天衣无缝,滴水不漏。

    再者,神刀门大长老此时,对陆羽不用大人称呼,而是以陆先生相称。

    这似就在更进一步,无形之中拉低了陆羽的威严。

    陆羽咧嘴一笑,他自然是清楚为何神刀门大长老要这么做。

    对方是一定感应到了,两人的境界实则相等,如此一来,神刀门大长老对他就没有了太多的顾忌。

    试想,若陆羽的境界要高于他,那么他一定不敢胡来,由此也看得出,这神刀门大长老,赫然就是一个老狐狸。

    不过对此,陆羽似乎并未放在心上。

    倒是神刀门大长老那双浑浊的双目,微微一沉。

    一个交锋,他也得悉了眼前这年轻人不好对付。

    没错,陆羽是第七步,而他,也是第七步,明面上说,他无惧于陆羽。

    可这终究是明面上的。

    他真正忌惮的是,陆羽身后的势力。

    他试探陆羽,却察觉到更加摸不清陆羽。

    “那好,这事姑且不说,我们就先说正事”陆羽的视线,好整以暇地在张宏图和大长老身上淡淡扫过,“从今日起,神刀门若想再继续存于世上,那就现在起誓,永世效忠于我。”

    然而,陆羽的这话一出。

    场中的气氛,倏地就是一窒。

    虽然这是明摆着,陆羽前来是为了让神刀门为其卖命,但他这般说法,却是太过不留情面。

    下九流门派的确是需要成为某个大势力的附属,才会生存的更好。

    可这毕竟不是光彩之事,陆羽的这般言辞,着实是过份了。

    况且,神刀门也还未正式答应。

    神刀门大长老的定力再好,脸色也是霍地一沉。

    但。

    无论是他慑于陆羽的修为,或是其身后势力,陆羽,都有道出这一番话的资格。

    他是第七步没错,然而陆羽也是,若然两人动手,怕不就是两败俱伤的局面,运气更好一些,他还能杀了陆羽。

    可是,到了那时,神刀门的命运,就难逃覆灭的下场。

    不过明眼人都能看出,这是陆羽对神刀门大长老之前无礼的回应。

    半响,张宏图不自然地笑道,“陆大人不如我们先找个地方坐下,才慢慢商议后续事宜?”

    陆羽却是直接拒绝,笑道,“这就不用了,现在我只想知道,你们到底会不会效忠于我?”

    神刀门大长老这时也恢复了正常,他抱拳说道,“陆大人,刚才是老朽无礼,我还想请教,我们神刀门要效忠的势力是”

    陆羽摇了摇头,说道,“没有其他势力,你们直接效忠于我。”

    这话一出,张宏图和神刀门大长老二人,瞬时就深深的皱起了眉头。

    只因这与他们原本所想,相差的实在是太大了。

    若是神刀门效忠于陆羽身后势力,也就等于神刀门成为了某个大势力的附属势力。

    这对于一个下九流门派而言,绝对是好事一件。

    然而,如果只效忠于陆羽个人这,可就不是什么好事了。

    谁知道陆羽会不会某日,将神刀门推出去做炮灰?

    一个说不好,怕就陆羽要神刀门效忠,抱的就是这个打算!

    神刀门大长老再次抱拳,问道,“那就不知陆先生是哪个门派的弟子?恕老朽见识浅薄,一直不知这惊鸿刀意是出于哪个门派”

    他的想法其实很简单,哪怕神刀门直接效忠与陆羽,那也不是不能做出妥协,但最起码有一点,必须知道陆羽身后势力的底细。

    否则,接下来等待神刀门的,绝对是一条通向深渊的不归之路。

    而知道了那个势力的底细,神刀门也就有了与之周旋的余地。

    这,也是作为一个下九流门派所最擅长的,若不其然,神刀门也存活不到至今。

    让他们都想不到的是,陆羽只是摇了摇头。

    张宏图的心,猛地就是“咯噔”一下,接着小心翼翼地问,“呃,这不止陆大人这是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我的身后没有任何势力。”

    少倾。

    “陆大人,您这是开玩笑了。”张宏图强笑的道。

    “不,我没开玩笑。”陆羽依旧摇头。

    “呵呵陆大人,你还说你不是在开玩笑?惊鸿刀意,乃是属这方天地的至高刀法,若是说陆大人无门无派,这,玩笑可就开大了。”

    张宏图也理清了思路。

    而如他所言,也似符合逻辑,但他望向陆羽的神色,心中却是阵阵的底气不足。

    陆羽已是一脸淡漠。

    他没有开玩笑,他的背后,也的确没有任何势力。

    自踏入修行界起,这方天地,他大致逛了一圈,却没有发现,他如何懂得惊鸿刀意的任何线索。

    最重要是,他得知惊鸿刀意,是他授予于贺,但怎么都想不起,他又是怎么习得。

    慢慢地,张宏图与神刀门大长老两人的神情,也越发变得不自然起来。

    因为他们发现了一件事,那就是陆羽并不像是在开玩笑。

    但是,陆羽又怎么可能真是无门无派?

    这绝对是不可能的,否则他这一身修为,难不成也是凭空而来?

    突然,神刀门大长老的身形,猛地就顿了顿。

    紧接着就是张宏图,也是如出一撤。

    陆羽巫清君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