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s://m.pgywx.com/wapbook-89217-45649350/

第1418章 怀疑她在开车
    被灭绝点名的许鹿只能去了她的办公室。www.waneicoin.co

    灭绝语重心长的看了许鹿一眼,“老师一直很看好你,觉得你是个不错的好苗子,跟某些同学是不一样的。”

    许鹿垂了垂眼睫,一副站着都要睡着的样子。

    实际上,她的内心思想是:老师训话的时候,认真聆听就对了。

    灭绝看了她一眼,声音温柔了几分,“昨晚做习题做太晚了?”

    面对老师扑面而来的关心,许鹿实话实说,“不是,是宿舍里有一只老鼠,我跟它抗争了一晚上也没找到,凌晨三点多我只能爬起来看书写习题,后来实在太困撑不住就趴桌上睡着了。”

    方珏脸上是毫不掩饰的惊讶,显然没料到真相竟然是这个。

    “老鼠?”

    “是的,我亲眼看到它到处乱窜。”

    说到“老鼠”两个字时,许鹿表情里的害怕很明显。

    方珏顿时觉得自己错怪好学生了,果然很多事情都不能只看表面。

    “这件事跟你们班主任反应一下,让他找宿管阿姨帮忙处理,一定不能因为这些事情影响了学习和睡眠。”

    “嗯,谢谢老师!”

    “回去吧!”

    ……

    高二(1)班教室内。

    盛望转过来八卦道:“老大,你说许鹿会不会被灭绝给训哭啊!她之前可是把我们班好几位女生都给训哭了,说话毫不留情面。”

    薄战本来是趴在桌上睡觉的,听到他的声音后懒懒的睇了他一眼,“要不你去体验一下?”

    盛望:“……”

    为毛他有种老大心疼嫂子的错觉呢?

    抬眸,就看到许鹿进了教室,刚坐下就打了个哈欠,一副困倦倦的模样。

    盛望一脸兴味,“许鹿童鞋你昨晚没睡好?”

    许鹿支起手肘撑着下巴,“别提了,折腾了一晚!”

    她说这话的时候满脸的义愤填膺。

    盛望呆了几秒,嘴角不受控制的抽了抽,“咳……折腾了一晚?”

    妈呀!要不是小鹿妹妹一脸纯善无辜的表情,他真的怀疑她是在开车!

    俩人都没注意旁边趴着睡觉的薄战动作幅度超小的动了一下。

    许鹿点了点头,“是啊!大晚上睡得好好的被一只老鼠吵醒,你说惨不惨?弄到后面我都不敢睡觉了,凌晨三点爬起来做题,后来就睡着了。”

    这件事都可以成为一桩笑谈了。

    盛望额上黑线滚滚,果然是他思想太龌龊了……

    “宿舍里好端端的怎么会有老鼠?”

    “我也正纳闷呢!”

    说起这个,她就特别烦躁。

    “老鼠还在你宿舍?”

    “嗯。”

    “要我们去帮忙吗?”

    盛望脸上满是兴奋的跃跃欲试。

    许鹿看了他一眼,又看向正趴着睡觉的同桌,她是巴不得有人可以帮她尽快将老鼠赶走,但她有点无法想象薄战赶老鼠的画面……

    “你们……不合适吧?”几个养尊处优的大少爷赶老鼠?确定不是更加鸡飞狗跳吗?

    “开什么玩笑?”盛望挺了挺胸脯,“这世上有什么事情是我们不合适的?”

    趴着睡觉都能“躺枪”的薄战忽的抬起头来,黑眸锐利的扫了一眼盛望,盛望笑嘻嘻的说道:“老大,你看许鹿同学被折腾得多惨,一宿没睡,黑眼圈都出来了,作为同学咱们理应帮这个忙呀!”

    实则内心在呐喊:老大,兄弟能帮的就这些了,你高冷就算了,还闷骚,喜欢都不说,就知道暗戳戳的对人家好。

    以他对老大的了解,能让他风驰电掣的骑着机车赶过来的女生,目前也只有许鹿一个。

    他肯定是喜欢人家!

    薄战冷不丁的怼道:“你确实挺合适。”

    盛望:“……我哪里合适了?”

    旁边的谢一阳都快听不下去了,连忙伸手拽了拽盛望的衣摆。

    盛望了然的转移话题,“许鹿你前天傍晚真的没受伤吗?”

    许鹿:“……没有。”

    哪壶不开提哪壶!

    盛望像是受到鼓励似的继续说道:“优秀啊!之前你在洗手间被裴子琪带人围堵,打不过就借用拖把这个道具,前天下午还知道用巧劲让她摔了个大马趴,机灵!”

    说完,还冲她竖起大拇指。

    谢一阳:“……”

    日哦!这孩子脑子里装的是糊糊吗?

    许鹿额上滚过好几条黑线,她是多么的希望盛望能够失忆啊!好端端的怎么就当着薄战的面提前天傍晚发生在巷子里的事情呢?还尬吹她……

    如果此刻地上有个地洞,她会立马钻进去。

    “打不过就只能想办法了……”

    许鹿有些尴尬,无声的用眼神询问:薄战他知道吗?

    盛望看看她,又看看老大,陷入了两难中。

    他这赤果果的表情完全出卖了自己。

    许鹿心中哀叹了一声,就听薄战意味深长的瞥了她一眼,“裴子琪找你单挑?”

    果然!

    只要盛望知道的事情,他都会大嘴巴的告诉薄战,幸好自己早就有了准备。

    许鹿敏感的嗅到了他话里的危险气息,干脆坦白从宽,“其实是我提出来的。”

    盛望不敢置信的张大了嘴巴。

    谢一阳对这个结果也是相当的吃惊。

    薄战反而没那么意外,他记得许鹿说过要自己解决矛盾。

    所以她的解决方式就是投机取巧?

    薄战看着她,似在等她的回答。

    许鹿咬了咬唇,“我这个人的原则一向是遇到麻烦就要想办法解决,耗下去对双方都没什么好处,裴子琪已经答应过我了,以后不会再找我和我身边朋友的麻烦。”

    薄战忽然看着她,“你就这么笃定她会摔?”

    许鹿诚实摇头,“不是她自己摔的,是我使了巧劲害她摔倒的,打不过我也不能吃亏啊!而且我提出来后我就有专门针对性的练习,就是为了赢她。”

    她这话半真半假,倒是让人有几分信服。

    盛望就差拍手叫好了。

    谢一阳却不得不对许鹿刮目相看,同时心里也升起了一种怀疑,但他也没有证据,不敢胡乱猜测,只能暂时先压下这份疑虑。

    薄战也不知道相信了她的话还是没有,“裴子琪是学校跆拳道社团的副社长,投机取巧不适用第二次。”

    他这话乍一听没什么,细品之下却好像还有另一层意思。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