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s://m.pgywx.com/wapbook-88313-46103648/

第2564章 妥协
    皇帝躺回到床上,靠在床头看向易安问道“愿意降罪惩治仇全了.dianfeng.e”

    易安很是着恼,沉着脸说道“御史都说了让你不要操心你怎么就是不听呢?你还想不想看祯儿与祺儿他们娶妻生子了?”

    她知道皇帝不可能与她白头偕老,所以只希望他能陪着孩子长大,不要让孩子们留下遗憾。

    皇帝轻笑道“这不是小事我不能不管的。易安,你与我说说你到底是怎么打算的?”

    朝堂以及宫中的风吹草动都瞒不过他的眼睛,不过易安没与他说也不主动问起就是,不过这次事比较特殊他不能袖手旁观的。

    “口谕申斥仇全,再下旨勒令他们不许滥杀无辜。”

    皇帝摇头说道“只申斥不够,再罚俸三年吧!而且不能直仇全一人,三哥也一样的处置。”

    邬正啸作为元帅,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易安不愿意。

    皇帝说道“你应该知道,若不是符景烯拦着,都察院御史以及朝臣弹劾他们两人的奏折能将御书房的书案堆满。”

    这么大的事怎么可能瞒得过易安,不过这事正合了她的意所以就没吱声当不知道了。

    皇帝反问道“知道他为何要拦下这些折子吗?”

    “是因为他知道我不会降罪三哥跟仇全。”

    皇帝摇头说道“不是,是因为她知道你恨金人,对他们恨之入骨。朝臣越是逼你降罪三哥跟仇全你越不会答应,而你态度要一直这般强硬兰奕跟傅通几个人肯定会死谏的,你说到时候你是退让还是坚持己见。”

    御史死谏对当权者来说就是一种否定。兰奕等人要真死在朝堂之上,不仅史书会记下重重的一笔,同时也会折损了易安的威信。

    “唉、唉、唉……”

    看着他咳得面色发青,易安赶紧说道“别生气了,我都听你的,都听你的还不成嘛!”

    皇帝止了咳,柔声说道“你也别生气,坐在这个位置上别人看着风光但其实内里的苦楚只有自己知道。好在有符景烯与二妹给你分担,不然我真不放心。”

    以前他是提防符景烯的,原因无他,符景烯不仅能力卓越同时野心伯伯。他要不在,易安是压不住符景烯的。也是如此他才一直让宋秉昀留在首辅的位置上,同时又将杨长风调回京城入了内阁,为的就是让两人牵制他。这次的事倒让他有点改变了想法,不过该提防还是得提防。

    易安说道“那你也有我吗?”

    皇帝笑了,笑得很真诚“是我的错,多亏有你我才能静心调养身体,不然的话我早死了。”

    “呸呸呸,以后不许再说这些不吉利的话了。”

    皇帝温柔地说道“好。”

    当日皇后连下两道圣旨,一道是申斥邬正啸与仇全,罚两人三年俸禄,一道是勒令邬正啸管束边城将士不许滥杀草原上的牧民,违者以军法处置。另外,她还将仇全的封赏压下来了。

    这两道圣旨一下,御史跟朝臣顿时安静下来了。

    郭蔼与符景烯关系好,所以有些话他也敢问“符大人,我听闻上午林大人进宫与皇后娘娘聊了许久。”

    符景烯嗯了一声说道“她进宫是劝说皇后严惩仇全的。我昨日还觉得不会成功,没想到竟被她说通了。”

    还真如他所预料的那般是林大人说通的皇后,郭蔼乐呵呵地说道“还是林大人有办法。”

    符景烯笑了下,没接这话。

    清舒消息没他们灵通,两刻钟以后才知道的。听到易安罚不仅申斥还罚两人俸禄她还愣了下,这与之前两人谈的不一样。不过这事也不宜跟其他人讲,一直忍到晚上符景烯回家才问起。

    符景烯说道“除了申斥以及罚俸三年,皇后还将仇全的封赏压下来了,也是如此御史跟朝臣才偃旗息鼓了。”

    清舒惊讶不已,说道“仇全封赏都压下来了?”

    符景烯笑了下说道“御史与朝臣的情绪还是要顾忌的。而且只是压下来又不是取消,等这件事平息皇后肯定会将仇全该得的荣誉都给他。”

    清舒点了点头,然后又与他说了云祺的事“几位大儒对云祺太严厉,这孩子学得很吃力以致学习态度很消极。景烯,你可有什么办法?”

    这事符景烯还真没办法“我要有办法早实施了还等到现在。其实你也不用着急上火,反正有皇后呢!”

    想到他曾经说过的话,清舒摇头说道“我不想皇后那么辛苦,还是希望云祺弱冠之年后能将这副重担接过去。”

    “你还是别希望了。”

    清舒怒瞪着他。

    符景烯摇头说道“我也希望他能成为一个明君,可惜他做不到。江山易改本性难移,现在只是学习比较繁重他就消极应对,朝堂之事可比读书复杂繁琐多了,他到时候肯定会想方设法逃避了。”

    顿了下,符景烯说道“以前我是觉得人定胜天,可你看看景楠?我花了多少精力与时间教导他,结果呢?”

    结果符景楠还是没能改变,夫妻以及父子关系还被弄得一塌糊涂,所以一个人的本性是无法改变的。

    这话清舒不爱听,说道“云祺跟景楠不一样,他还只是个孩子什么都不懂,等长大懂事就好了。”

    有些孩子小时候顽劣不堪不喜读书,等长大以后突然有一日就开窍变得勤奋上进了。

    符景烯不留情面地戳穿了她的遐想“这样的孩子是有,但太子不是这类人,你若不信尽管看着。”

    “你就不能说点好的啊?”

    “不是不说,而是不想你自欺欺人。”

    清舒不想跟他说话了。

    符景烯看她不高兴了,很识趣地转移了话题“庄氏对两个孩子没再像以前那般不管不顾了吧?”

    这事交给了清舒,所以后续就没再管了。

    清舒嗯了一声说道“没有。她每日天刚亮就去买菜,买好菜回家给孩子做早饭,下差回家又给孩子做晚饭。”

    “怎么不请人做?”

    清舒笑了下说道“刚开始请了个人帮着做饭,但那人的手艺不行做的菜孩子不喜欢吃,所以那婶子现在只负责洗衣挑水等粗活。”

    符景烯有些意外,问道“这么说她的厨艺很好?”

    “挺不错的。”

    能让清舒说手艺不错,那就是真的好了。

    家有悍妻怎么破林清舒符景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