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s://m.pgywx.com/wapbook-87073-45649373/

第511章 攻敌所必救
    颜良笑眯眯地道:“伯权一表人才,雄姿英发,日后前途不可限量,要为伯权寻个良配倒也不是件易事啊!也罢,你长辈离得太远,便由我越俎代庖帮你操持此事了。www.458880.co

    夏侯衡道:“若如此,小子无忧也!”

    颜良装作思考了片刻后说道:“我从兄见为博陵北新城长,其有一女年方二八,尚未婚配。若伯权有意,我或可安排你们一见?”

    夏侯衡原以为颜良是要给自己安排一个常山士族之女为妻,却没想到是要安排颜氏之女,且还是颜良从兄之女。

    如果夏侯衡做了颜良从兄的女婿,那就真个变成亲戚了,那“自家子侄”的称呼也就妥妥地没喊错。

    夏侯衡喜出望外之下,立刻应道:“小子自是一切都听将军的,只恐小子粗枝大叶,配不上将军的从女。”

    颜良道:“这是什么话来,我看中的人选岂会差了,我从女亦容貌端正,定是良配。”

    其实为夏侯衡安排婚事并非颜良一时心血来潮,其实早有预谋。

    颜良的从兄颜讷原来在博陵郡安平县当县丞,在去年末今年初的时候迁为北新城县长。

    安平县是大县,县令秩千石,县丞秩三百石,北新城是个小县,县长秩四百石,看似秩禄只升了一百石,但从一个辅弼官迁为一县之主那可是不是普通意义上的升迁。

    而博陵太守不是旁人,正是毕轨的从祖父毕瑜,当时毕齐毕轨父子出仕河北后,曾派人去联络了这个家中长辈。

    毕齐甚至请教毕瑜自家女儿与颜良的从子议亲之事,颜良如今在冀州红遍半边天,毕瑜对此自是大力支持。

    当得知颜良的从兄恰好在自己郡中为官,从而顺手照拂一下那也是人之常情。

    毕瑜顺手为之的这一下,却对颜讷至关重要,加上毕瑜又曾在话里话外透出结好从弟颜良的意思,颜讷哪里还不明白。

    所以在颜良大婚的时候,从兄颜讷特意请了长假,从博陵任上赶回家中参加婚礼。

    颜良的祖父生有二子,长子一系有四孙,分别是颜至、颜国、颜良、颜佑,次子一系有二孙,分别是颜讷、颜贮。

    颜至早亡,如今在下曲阳家中主持族务的是颜良二兄颜国,而颜讷与颜国岁数相仿,比颜良还大了五六岁。

    颜讷家中有一女,现在十六岁,相貌性格都不差,曾经前来提亲的人家也不少。

    不过因为颜讷之前长期在外做不上不下的辅弼官,小门小户的人家他看不上,大门大户的人家又嫌弃颜讷家世缺了点意思,所以颜家女的婚事也被耽搁了。

    颜讷回到老家参加颜良的婚礼时,见家中车水马龙高朋满座,光是现任的二千石大员就到了好几个,对从弟颜良的威势有了更进一步的认识。

    早些年颜讷还曾对颜良弃文从武征战沙场不以为然,甚至颇有微词,哪里想得到他能闯出偌大一片天地,连自己升官都是别人为了结好颜良的附带施为。

    颜讷为了拉近与从弟的关系,便提出让颜良帮自家小女物色个女婿。

    颜良当时没有明确表态,只是说可以代为参考参考,不过他当时就长了个心眼,从自家军中幕下挑选合适的人选。

    联姻向来是各地大族用以维系彼此关系的基本操作,就比如同为谯县的三大宗族曹氏、丁氏、夏侯氏就多代彼此联姻,关系错综复杂。

    既然自家从兄提出让他代为择婿,颜良从属下里挑选人才简直就是一举多得。

    眼下颜良既然要任夏侯衡作为上谷牧苑的负责人,顺便与他联姻一下,以示笼络也是题中应有之义。

    对于夏侯衡来说,今天是魔幻的一天,先是被任命为度辽将军假司马,领上谷牧苑兵事,然后又得到颜良许诺配以从女,让他乐得整个人都晕陶陶的,以至于在之后颜良召来副将赵霄、军谋秦寿等人一同宣布任命的时候还有些神游物外。

    关于夏侯衡的新职务,颜良也费了好一番斟酌。

    毕竟幽州不是常山,他不可能光明正大地在此处设营。

    不过度辽将军有宁靖边事之责,他分一些人在边郡保护互市也是顺理成章。

    所以颜良就任命夏侯衡为度辽将军假司马,加了个假字主要是夏侯衡资历尚浅升职过快,本身就刚从屯长升到军候没多久,不宜再度超迁。

    赵霄被正式提拔为军候,确定了他作为夏侯衡的副手理事。

    秦寿军阶提升一阶,仍为度辽将军府军谋掾,负责参议上谷牧苑事,可同时参议军事与民事。

    当然,后续颜良还会责成幕下各职能部门挑选一批能干的吏员将校充入上谷牧苑,加强对牧苑的掌控,并亲自审核上谷牧苑的各项具体条规制订。

    与其选择信任将领和主官的人品,颜良宁愿更相信良好的制度。

    只要制度完善,审查严格,即便主官昏聩一些,可不至于出大纰漏。

    而即便是夏侯衡日后有异心,颜良也能确保在严密的制度下不会后院失火。

    当然,颜良对于夏侯衡的安排绝不止这些。

    在所有俘虏赎买交割完毕,将上谷牧苑的事情草草安排过后,来自渔阳的消息也已经传递到了颜良手中。

    颜良看到袁熙把一手好牌打得稀烂后冷笑道:“果然袁公的几个公子各个都是坑爹货。”

    颜良说这个话的时候身边只有辛儒,辛儒本人与袁谭、袁尚都打过交道,对此二人的表现十分失望,所以与颜良深有同感。

    “坑爹这个字眼将军用得妙极!想袁公赤手空拳来到南皮,十年之间坐拥四州之地,何等英雄了得。几位公子整日里却只顾得争权夺利,若非将军,沮奋威,田别驾,文、张等诸位将军倾力辅佐,焉得有如今的气象。”

    颜良道:“算了,不提也罢,还是想想怎么帮袁二公子收拾这烂摊子吧!”

    辛儒问道:“将军可是要提兵东进,去渔阳支援袁幽州?”

    颜良道:“虽说我在大将军处求得令谕,可以分兵而进,不过我此处形势大好,而另一边形势败坏,若我坐视不理难免要引人忌讳,少不得又要被人弹劾,实是不得不去一遭啊!”

    辛儒道:“谁又想得到,袁幽州得了四郡援兵,仍拿不下小小渔阳,哎!”

    颜良道:“哀叹无益,伯宁以为,我当如何东进支援?”

    辛儒来到堂内悬挂着的幽州地形图前查看一番后,说道:“从宁县去渔阳,最近的路途便是横穿上谷,过军都山居庸关到广阳,然后继续东进,约莫五百里多是山路,若是顺利,四五天内可达。”

    颜良对这条路当然一清二楚,不过却并未直接应答,只是说道:“我看袁熙未必拉的下这张脸来主动请求我带兵东进,且若我带兵前去后,到底是我指挥他还是他指挥我尚且是个问题。”

    辛儒闻言附和道:“将军所言有理,那依将军之见当如何行事?”

    颜良道:“此事也不太急,袁熙料来还能坚持一时半会,你且主持军谋们好好议一议,拿出几个方案来。”

    辛儒得了颜良的提点后,便召集一众军谋掾商议此事。

    其中大多数军谋的想法都与辛儒一样,走最近的道路,过居庸关前往广阳、渔阳。

    不过也有少数人持有异议,比如新近被委任参议上谷牧苑军政事的秦寿便说道:“依我之见,不妨从宁县向北,出燕山进草原,沿着燕山一路东进,从渔阳以北进入渔阳郡的犷平、傂奚二县,绕到渔阳城的背后,定能使鲜于辅大吃一惊顾此失彼。”

    “若鲜于辅分兵防守则可一一灭之,若其不分兵防守则顺势拿下渔阳东北的犷平、傂奚、平谷诸县,与袁幽州的兵马对渔阳城呈包夹之势。如此,则渔阳则为孤城一座,迟早陷落。”

    主持商议的辛儒一听秦寿的方案倒是眼中一亮,他们虽然还不知道东部鲜卑大人之一的阙机正是经由秦寿所提的路线杀入渔阳,把渔阳北边搅和得天翻地覆,但这条路线确实出其不意。

    且知道颜良顾虑的辛儒更以为,走这条北方路线虽然绕了点路,但能够避免与袁熙正面合兵,也就能弱化对主导权的争夺。

    辛儒道:“迎仁这个想法颇为新奇,诸君不妨代为完善一下,然后呈于将军案前供将军参议。”

    堂内人等如徐庶、吴质等人于是七嘴八舌地补充完善,诸如派多少兵马,从哪里出燕山,又从哪里入燕山,如果遇到鲜卑、乌桓人又当如何应对等细节。

    辛儒见座中只有庞统一直没有发言,便问道:“士元可有什么高见?”

    庞统与辛儒同为从事中郎,作为一左一右并驾齐驱、

    虽然从资历上辛儒更老道,时常坐在右侧主位主持议事,但自从庞统先前那一番表现后,无论是辛儒还是其他军谋都再也不敢小觑庞统。

    听辛儒问及庞统,其余人都止住了话头默默看向庞统,想听听他的看法。

    庞统笑道:“诚然如诸君先前所议,走军都山过居庸关路途最近,然前线纠缠,我军前去也无伸展余地。走燕山以北绕路到渔阳后,可收奇袭之效,与幽州、四郡兵马合围渔阳。不过我这里倒有另外一个想法,或许要绕的路更远一些,却能攻敌所必救,效围魏救赵之法。”

    庞统此言一出,堂内众人惊讶者有之,思考者有之,不屑者有之。

    因为先前的居庸关路线和燕山北路线都经过众人反复商议,已经是两条十分成熟的路线,庞统却直接抛开不提,直接说要走第三条路线,并大言不惭能攻敌所必救。

    这等于是否定了先前众人的劳动成果,怎不让人惊异。

    辛儒也是心里一个咯噔,在马城时,庞统就是不经意间提出谋夺大小宁城的方略,最终得到颜良的采纳,这回莫非又要来这么一出?难不成他又准备了一册书卷写了几套方案?

    辛儒现在有些后悔自己方才多此一问,又左右打量,见庞统并未带着什么书册前来,这才心下稍安,问道:“士元高才,我等愿闻其详。”

    庞统对他笑了笑,又环顾了下众军谋,直到将所有人的目光尽数吸引到自己身上,才缓缓开口道:“诸君,敢问鲜于辅能够领渔阳一郡而抗衡整个幽州的底气在哪里?”

    众人被他这么一问,下意识地回答道:

    “有曹司空支持。”

    “其人颇受渔阳大族所信。”

    “有阎柔和鲜卑人为后援。”

    庞统一一点头道:“诸君所言甚至,不过曹孟德远在许都,远水难救近火,阎柔与鲜卑人也为将军一一击破,再也不能成为鲜于辅的臂助,我听闻东部鲜卑大人阙机更是趁火打劫,到渔阳掳掠了一番。”

    “那么,如今鲜于辅可以恃凭的也就只剩下渔阳本地宗族的支持了。”

    “我们只消以此为着眼点,打击渔阳本地宗族,让他们知晓支持鲜于辅的代价,便能够瓦解鲜于辅在渔阳的根基。”

    “没了渔阳本地宗族的支持,仅仅凭鲜于辅本身的那些兵马,又能碍得什么事情?覆灭只是顷刻之间罢了!”

    被庞统这么一说,众人恍然大悟,好像是这么回事。

    不过庞统说的只是理论方向,并没有提出实际的解决方案。

    徐庶与庞统相熟,率先问道:“那士元以为,当从何处下手?”

    庞统笑道:“渔阳鲜于氏世居泉州,若我军攻略泉州,还怕鲜于辅不救么?”

    防采集自动加载失败,点击模式,请安装最新版浏览器!aonclicddivdiv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