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s://m.pgywx.com/wapbook-86471-46103662/

第一百七十二章 双龙戏珠
    若说他们兄弟二人父亲的死是时事所然,那么他们母亲随后所遭受的劫难便是人为了.pinsuge.co

    父亲死后没有多久,他们便遇到了一群被辫子军击败的朝廷败军,败军见到他们三人,竟然想要辱其母,食其子。

    云如熙听他说到这里,虽然明知百里潜形没有死,但依旧为当时的事感到震惊,她不能置信地说道:“好歹都是汉人,他们怎么能做得出这种事?”

    百里潜形冷笑道:“好歹还都是人呢,禽兽都不吃自己的同类……”

    接着他咬牙切齿地说出了当时的惨事,当着他们两兄弟的面,他们的母亲惨遭侮辱,就在这些残兵败寇要将他们兄弟两人煮来吃的时候,一个路过的武林义士路过,将他们三人救了下来,不过因为他们的母亲受到这种侮辱,当时便疯了,那名义士将他们三人带回家,此后的一段时间,他母亲趁人不注意,总是往外跑,他们总要出门去找,就这么跑了几次,终于有一次他母亲跑走后,就再也没有找回来。

    而这名义士也非是什么好人,他看中了百里潜形的资质,便想收他为徒,而他的兄弟则是根骨不佳,因此他便想方设法将他兄弟给赶走了,还哄他说,他们母亲病好了,接了他兄弟去过好日子了,而他则要留下来跟他学功夫,学本事。

    百里潜形知道此人是在骗他,当时他年纪虽然小,却什么都懂得,但也正是因为年幼,所以不敢反抗这位“义士”给他安排的命运,为了活下去,他只能唯命是从,在此后多年,他都一直怀疑,他母亲的离去,也是他搞的鬼,只是永远也无法证明这一点而已。

    也正是因为他的这种他过上了平凡日子的想法,所以他对自己母亲和兄弟的遭遇总是心存愧疚,这也为他此后的痛苦经历埋下了伏笔。

    云如熙听到他的诉说,心中亦感凄然,她问道:“刚才你手中拿着的……是否你母亲留给你的遗物?”

    百里潜形将半块玉牌递给他,口中解释道:“可以说是,也可以说不是,这是当年我们在逃亡时,爹娘将一块完整的玉牌一分为二,为的就是万一我们兄弟二人如果分散了,到时候还能凭借这两个半块玉牌作为记认。”

    说完,百里潜形将自己拿着的这板块玉牌递给她。

    黑洞中光线昏暗,几乎伸手不见五指,云如熙接过玉牌,摸到了半块玉牌上断裂处的凸凹不平,又摸到了玉牌上的图案,只不过她摸不出上面雕刻的是什么。

    她随口问百里潜形:“玉牌上刻的是什么?”

    百里潜形道:“这是我们兄弟二人出生后,父亲特意找人雕刻的一块玉牌,上面雕刻的是二龙抢珠,说来真是讽刺,这块玉牌也正昭示了我们的命运。”朱重阳等人听到玉牌上雕刻的乃是二龙抢珠,而不是龙凤呈祥,都随之流露出恍然的神色。

    云如熙问道:“怎么说?”

    百里潜形道:“当我们出生后,才有的这块玉牌,玉牌本来是刻着两条龙,两条龙是在一块的,也表示我们小时候是在一起,当我们一家人逃避战乱时,父亲将这块玉牌分成两半,两条龙又分开了,预示着我们兄弟二人将要分开,我们也的确分开了,等到我武功大成,行走江湖后,我不断去寻找我的母亲和失散的兄弟,母亲至今都没有找到,但功夫不负有心人,我终于找到了我那位兄弟,两块玉牌也终于短暂地连在了一起。”

    听到这里,云如熙也不禁为百里潜形感到高兴,她开心地说道:“原来你找到了你这个兄弟,那可真是太好了!”

    百里潜形闻言却沉默起来。

    云如熙感到有些不对劲,跟着问道:“怎么,难道你这兄弟……”

    百里潜形苦笑道:“我说过,这块玉牌就代表着我们兄弟二人的命运,后来我们兄弟二人相见,那时我才知道他原来已经成为了一名武林凶徒,他武功不错,为了一点小事,不惜杀害人满门满派,我遇到他时,他正受人追杀,我帮他料理了追杀他的人,兄弟相见,本以为会是一场好事,熟料这却成为我们命运的转折点,唉,二龙抢珠,所抢的,原来就是我的命运。”

    云如熙问道:“什么意思?”

    百里潜形道:“我问我兄弟,他为何会走到今日这一步,他反问我,当年如果被那人赶出来的不是他而是我,我能够活下来吗?我一时回答不出,他才告诉我,他自从被赶走之后,为了活命,他什么事都做过,什么事都肯做,以至于形成了这种乖张的性子,后来在机缘巧合下,他拜入一个门派习武,学得了一身本事,这个门派后来被他灭了门……”

    云如熙闻言浑身一震,她问道:“为什么?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百里潜形道:“我当时也问过他,他说他是因为报复,原来这个门派收留他并传他武艺,也并非存着什么好心,而是想要他了,总之我那兄弟得知真相后,一怒之下便将这个门派满门杀害,接着他详细跟我说了他这些年所杀害的人,那真是数不胜数,这其中大部分人都不知道是他所为,只有几个案子被人查到他身上,为他惹来不少麻烦,他盯着我看,对我说道,你命好,不用想我这样,有时候为了一口吃的,不惜像狗一样遭人轻贱,在小的时候,甚至被人尿在嘴里……我本想问他为何下手这么狠辣,听到他这么说,我便知道了缘故,心中只有对他的同情和愧疚。”

    云如熙知道此事还有下文,她适时地问道:“后来呢?”

    百里潜形将牙齿咬得咯咯响,然后说道:“后来他说,咱们兄弟二人长相这么相似,而我的武功又高他这么多,甚至比追杀他的仇家武功还要高,便让我替他承担所有的罪名!帮他解决他的这些仇家!”

    云如熙道:“这根本就不关你的事,你不会答应他了吧?”

    百里潜形叹了口气道:“我答应了他,因为在我心中,我始终亏欠他。”

    云如熙不忿道:“你亏欠他什么了?毕竟当初将他赶走的人又不是你。”

    百里潜形道:“我和他一母同胞,比之世上结义的异性兄弟更要亲,却没有有难同当,在他流落江湖受苦受难时,我却过着没心没肺的快活日子,想起此事,我心中又怎能不为他感到愧疚?”

    云如熙道:“这些又不是你的错,你当时只不过是个孩子啊。”

    百里潜形叹道:“不管怎么说,我终是答应了他。”

    云如熙道:“这么一来,可苦了你了。”

    百里潜形用带着些痛苦的语气说道:“偿若是他以前犯下罪过让我来承担,我也认了,毕竟我不能看着他被人追杀至死,可是……”说到这里,百里潜形停顿了一下。

    云如熙忍不住问道:“可是怎的?”

    百里潜形接着说道:“可是他还接连不断地做出一些屠戮之事,我不得不一直为他承担下去,而这样的日子,似乎永无穷尽……”

    云如熙闻言,对眼前这个男子不禁生出了怜悯同情之意。

    听到这里,朱重阳等人心中无不生出一种难以言喻的怪异之感,难道他们所追查的这个“魔头”百里潜形,不过是另外一个恶人,也就是百里潜形兄弟的替罪羔羊,他们岂非杀错了人?divdiv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