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s://m.pgywx.com/wapbook-84615-46103612/

第0674章 画道至真
    试剑

    真,穿越虚妄的客观存在g.wallvo.co是一切生灵存在的基础,是幻化空间最终的结构及内涵。

    ——《中天宇宙秘典万道卷画道篇》

    精气出万物,游魂聚灵啸。

    画与天地准,弥纶乾坤道。

    西天极乐域,幽魂地狱。

    幽幽的凉风,森森的嘶鸣;白一凡明白自己身处一个什么样的地方——冥界。对于一般人来说被打入冥界即是死亡,好在他不是一般人。不管是海拉的幽冥海姆,还是冥王哈迪斯的众客归属之地;他来来回回都不知去过多少次。即使是酆都泰安也不是没有参观,所以对于这种场景熟悉得很。

    与侏儒筏摩那的交手,让他彻底明白规则的重要性。不管是法术还是物理攻击在法则之间都显得有些苍白无力,也许力量达到极致可以突破法则的限制,然而那样的路太难了。对于画道一脉并不是最好的选择。

    坐在一块黑色的巨石之上,白一凡并没有马上回到人间;因为如果自己不能看透规则的本源,就算回去也无济于事;大不了那个侏儒再把他打回来便是。

    三步之法,纵览空间之术;与自己的画道之意有何相同之处?白一凡陷入了沉思。

    这就是没有老师在身边的坏处。师者,传道受业解惑也!要是画祖在此,恐怕几句便能点拨到位。可惜这个世上没有如果,去问五师兄化魔梵高?白一凡苦笑着暗自摇头。五师兄画术虽奇,但也只是领悟到画道一脉的前四层心法。第五层的真,可以肯定的说,他也没搞明白。要不然也不会被死神海拉、奥丁等人打得道心都不稳。

    至于大师兄画圣吴道子,只有他找你,你别妄想找到他。否则这么多事情的发生,也不见他丝毫踪影。

    思前想后,还是自己来吧!《画谱》在手,天下我有。再说了五师兄不是说过?画之道,一者为型、二者为心,三者勾魂……。

    那真的本源深意到底为何?自己乃是元力之身,无局限于各种属性的纠缠。

    精气出万物,游魂聚灵啸。画与天地准,弥纶乾坤道。

    也就是说画道一脉靠的是以精气画型,抽本心为魂;与乾坤相合,弥补大道之缺……。

    这……!

    白一凡突然浑身白芒四射,双目精光闪烁。

    万道归宗,画道同样如此,画者,师于古人、师于子然、师于万灵、师于天地之间;即是师于,同样也是始于。一而二,二则三,三则千万。

    天尊地卑,乾坤定矣。卑高已陈,贵贱位矣。动静有常,刚柔断矣。方以类聚,物以群分,吉凶生矣。在天成象,在地成形,变化现已

    事故刚柔相摩,八卦相荡。鼓之以雷霆,润之以风雨。日月运行,一寒一署。乾知大始,坤作成物。

    太《易》之道,系辞上传。已经完全阐述了万物的存在、运行之规律。生灭之间,万物尽然。画道虽奇,却依旧跳不出三千大道的范畴;之所以白一凡肉身成圣已久,法力上依旧无法跨过那道门槛。是他在内心深处便认为天地不全,画道一脉可以一己之力弥补天道。毕竟经过了重重现象已经让他见识过太多因为道不全而产生的悲剧。

    然而,大道已定;岂是如此简单便可弥补?天道尚不全,人力为之奈何?

    现在已经没有过多的时间去等待他的倔强;在其主观意识中止步而看身后之际;终于豁然开朗、顿悟画道至真。

    真是什么?真是穿越虚无的客串存在;是一切生灵存在的基础。是凝聚、幻化空间最终的结构与内涵。人生应往前看是不错,但偶尔的看一眼身后,你会有别样的收获。

    没有创新的民族是一个没有希望的民族,一个没有历史的民族同样是一个没有未来的民族。因为走过的道路会给你启迪与沉淀、底蕴。白一凡一开始就是只看前方,而不在意身后才导致他的画道迟迟不能突破。

    只想披荆斩棘地走出一种与众不同的道路,却忘了早有前人已给铺好路基的方向。自己开路固然伟大、惊艳;却更加费力、费时;还不一定能够成功。这便是历史沉淀的重要性——借鉴。毕竟人力中就有限!

    五行仙轮闪烁,阴阳太极旋转。白一凡一袭白衣宛如一尊巍峨玉雕巨人瞬间暴涨八万里。浩浩神光,荡荡玄黄片刻之间让原本萋萋悲鸣的阴间地狱平静下来。一道道幽魂像是得到滋润一般,居然有很多在慢慢地凝聚成实体。

    地狱之门,并非凄凉的荒芜。它一样可以成为另一种形态的乐园。

    一颗颗的圆珠在白一凡的指尖盘旋,一道道鹅黄色的流云尘沙偎依在他的腰腿之间久久不愿飘散……

    “原来如此!”白一凡轻叹一声。

    叹息中有欣喜、有顿悟还有一丝丝的无奈。

    “嗯?还不放心我?看来要斩尽杀绝才行哦?”就在这时,白一凡眉宇之间又是一阵的无奈。

    西天极乐域,大悟之轮。

    “没有一丝那小子的气息了,想必是主人多心了吧?”身体隐藏在一片乳白色的云雾之中,阿南塔龙鼻息之中略带藐视道。

    “筏摩那大人的三步之法踩出的无底深渊之中,的确没有白一凡的气息;但我们要相信罗摩大人的推演,他是不会错的。”身披紫金战衣,一双紫金大翅膀即便收拢,一样稳如泰山般地站立在朵朵祥云之上的迦楼罗,几乎像是没有听出阿南塔龙言语之间对于白一凡的鄙视。不紧不慢、认真地开口道。

    “也是,主人总是对的。”阿南塔龙见状,无奈地叹口气。

    主人总是对的,这句话说出了一个强者的霸道;一个追随者的忠心以及世人眼中哪位主人的地位、身份。是啊,强者总是对的;如果有错,那是你还不够强而已。因为足够强的强者,是不会给别人说他坏话的机会。

    那种任凭后世评说的言论,绝对不适合他的主人。因为他的主人便是一切的开始,同样也会在一切结束之后依旧存在。所以,他们身后没有后世,自然也没有后人评说;只要把握着现在,他的主人一切都是对的。

    “嗯?”就在阿南塔龙叹息之际,迦楼罗的紫金羽翼莫名地一阵收缩,像是被寒冷北风袭击了的乞丐,还是那种衣衫篓缕的乞丐。

    “这……”迦楼罗的微微一顿,也惊醒了懒洋洋的阿南塔龙。与迦楼罗的反应同时,他还没迷瞪过来,便发现了问题所在。

    祥云消失,乳白色的云雾也无影无踪。连四周的戈壁滩、黑漆漆的无底深渊都消失得毫无踪迹。出现这种情况,两位尊者马上想到自己掉进别人设下的“陷阱”之中对手的小结界。毕竟一般像他们这个层次的高手,能把对方拉进自己的地盘地去战斗;优势还是十分的明显。例如自己与小结界的契合、属性的相生、环境的熟悉等等。高手之间胜败在一念之间,任何轻微的状态差别都会影响到整个战斗的结果。

    但像现在,自己这两位这样不声不响地被对方圈进“小结界”而浑然不知的事情太可怕了。因为手段不是相差太远,构成小结界的世界根本不可能瞒过对手,更不可能在不知不觉中被囊括于内。那现在的这个结果,只能说明一个问题。那就是有超越他们很高的人对他们出手了!

    但是~!

    谁?会是谁?西天极乐域有这种手段的人物屈指可数。而那几位现在都忙得很,根本无暇在此与他们两位逗着玩。

    难道!

    想到此处,不管是迦楼罗还是阿南塔龙全身三万六千根汗毛顿时竖了起来,因为他们的脑海之中不约而同地闪现一个身穿白衣的男子。如果真是他的话,那这也太……太……恐怖了吧?

    “一切都是幻想,大威天龙!般若世尊,一切皆幻象,一切皆云烟,给我破!”短暂的心悸之后,阿南塔龙不信区区一个人族,在短短的时间内能够达到那种地步;如不能,那只有一个解释这小子故弄玄虚,玩花招呢!

    “大鹏垂云三万里,轻笑龙吟逆寒水!”受到阿南塔龙的提醒,迦楼罗自然也不愿相信会有这样的人物。于是手中金光暴涨,一支金鹏冲天而起,摇扶直上划破云霄。

    “嚕!”两声轻鸣,阿南塔龙与迦楼罗的攻击落空。然而脚下依然是哪怕净玉一般的大地,头顶还是那片天空。一切丝毫未变。

    “这……”这次不管是阿南塔龙还是迦楼罗都被吓住了。因为以他们两个人的联手攻击,就算世尊在此,那也不会溅不起一丝涟沥。而现在偏偏没有什么反应。

    “大胆孽畜,见到本座还不速速现出原形,更待何时?”就在他们两个还在猜想对方的身份时,一个威严的声音从九天之外、宛如洪钟大吕一般在两者的耳旁响起。

    “你……你……”

    “哼,两只孽畜,不知尊卑,不晓天道;居然想以萤火之光与本座这皓月向抗!?还不给本座现出原形,等待发落?!”

    “我靠!你个小混蛋;居然……”……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