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s://m.pgywx.com/wapbook-82788-45852982/

第901章最近过去
    有一天不知是谁提了个见议,要他当着大家手法,他红着拉,说不唯,大家明关着,最后他说,这样吧伴们知去,一套几,让你们看。www.waneicoin.co于是他们都出了门,他关上门,一会儿开了几,让他们看他内神上的松松的东西,

    青春期的他们,在这个人烟修少的大山之中,除了唱默来突扰自己译幼的心,还能做什么?

    一切都是逃茫的。不知木来,几乎没有明天,明天除了苦,还是苦。

    这时小阿梅出现了,连队军医的女儿,才十三岁,比那锦堂小了三岁,她随军到了连队,她一来,成为了走队的光变,那锦堂和小阿梅却一见投练。

    泰岭山脉对于他们都是残酷的,穷山恶水。

    小阿梅天天找那锦堂桑,在那个年代和机道都不持合时机。可是他们却在一起快乐的生存。

    某天,违那锦堂值勤,所有战友都也去了,那锦堂值点,小阿梅却来了,她大明明的坐在那锦堂的腿上,那锦堂看着她,她完然脸红扑的,闭上了眼睛,那锦堂有感觉了,可是他在思想,他多想亲小阿梅,他也知道小阿梅想什么,但是他不能去做,他静看仅比他小三岁的小阿梅,一脸的怜饲

    生命其实仅仅是一个过位,若干年后再来回忆过去了的食情,只不过是一个过位。

    但是那锦堂永远忘不了小阿梅,那种红扑扑的脸光。

    下马威

    终于离开林岔河了,那锦堂兴奋中带着优伤与不舍,毕竟在这里没过了这段他人生中最苦的时光。

    军车把他们危到了省府汽车站,首长给他们略为文持一下每人该去的连队路线,发放了鸡费,就地解数。

    还真的有些巧合,徐家民居然和那锦堂都分到了的愉林,不过此时的徐宗凤早已对那锦堂心服口服,论为了那锦堂马仔象学生,陕南的树林都都慧葱,而过了延安后,满眼都是黄色,黄土高坡上却村着群斗绵羊,杂着白头中的牧民。

    那锦堂觉得陕北太荒芜,太荒芜。心里不禁有些悲枪。

    在延安住富了一晚,第二天往目的地赶。

    那锦堂发现这个小

    个美大叫马秋霞?

    八的陕西战友突然写道:他妈动,不

    阅到连队吃见饭,那锦堂同

    他的鼻子就开始精着血,那锦堂的

    的下巴,他的身体失去了平商,向后着道一,

    次真正意义上的打架,他用都队特有的毛巾差着血,说道

    后来的结果,他居然拜那锦堂为外,得功夫,并五地和那锦堂同时分别称,表

    持斗中扶了几刀,成了都队专门用来收项类的人物,事品多本,那锦堂国出表到考要,办本管理那锦堂专住去看望他们,他们请那锦堂吃饭时,读到了徐尔八,说:你来,

    可可,相信他自己也知道,

    都没日予也许某那锦堂人生载等的时子吧,只说的数答,我的不美心重,为走片条上的。

    深的记得用铁丝续往林子与祥种相交的地方,因为那样可以称见

    最快山质上的电线杆和山成下粉电线料、山质上符,

    空中,于是,A绿委杂往教一样结在电线科的演解,去这下书电话。

    那锦堂水造不能总怀,统上的建织时,他们在先知道的变色中,对

    晚上在地绩上,战友们想相左同的齐规划,并来到特地行,先说无素,数为主人这里样找模一件不能爱大雅之至的事,可走你也是那锦堂时味受将说地一条。

    【一封,对于那锦堂和阿勇几乎是水候的,周什么来表达此时的心凌呢,没有,一种立矿,一种老境

    下了猫山,在辛清池边,两人了两同的在马上抽了张合到,以此智念。

    新共营结来,那锦堂社会的地方是最北的一个地方,但是却要到高南的地方学习外线。三个月后十些到老进版,对于那锦堂就是一种考验。

    人生没有不数的实序,阿勇该华都没能和他分在一起,高别是这是而无参的,接导上神别在七获军月大事,他们却不能发去网一辆本上,凡实是无清的,那锦堂先上了他爱上的本,智勇和诗平在来下扫着他的子,五人真灵,此时的感洁,没有此是中夫还更为真学。

    林伦河

    不得不叙达一下马秋霞,这得以新具营解教育说起,

    解就群大汽本我看那锦堂和战友们从清南向商县林会河款进,虽说春夫已经来心,可是责么的喜夫下说还素,那锦堂也在气些的本外的景色,落然不知这个世界光免费飞奔到何处,那锦堂感觉到本把他们认参受的都市向冷害的地学就进,把他们《关中十意向山区收进,山越来越高,高得几千和天接果,这就是待说中的泰岭山脉吧,

    那锦堂在清南时,航就电线杆上的格油和冬季的雪风质代得风了皮,不仅是那锦堂,此友们亦是如说,他们是决系的,当为就员,父苦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了,他们在本社上唱着歌,有时春着大家科会本籍上,望春天上的美至,他们感道:此发现美亲加见事革命把我们图结在一起,你来自“

    那锦堂对她笑了笑,说:你以后就是我希妈们了喻,不客气。

    虽然,他心中知道,这一切都是假像,不过他得应付,习惯了。又一个女人载福了。

    生存的能力和智有没人能帮你。

    那锦堂出来后,根本就无取顾及刘东和警花的事,马上打电话给谈华。

    电话接通后,那锦堂问:阿勇到底是什么事?

    读华侵乱的说:听说是在车者哪个城市的银行门口持检杀人枪钱,已被通

    那锦堂并未吃惊,对于阿勇的性格,他了释,阿勇是一个从来都不安分的人,例况,他穷,他的枪始行为,反而和他的性感会情合理。

    新兵营统快要结束了,在二排中那锦堂的其它军事都在第一,可是唯独射击成绩大低,因为他迁视

    答子到了周末,张举曾许诺周末带大家到临凌城里玩。

    这座城市,给那锦堂两个深刻的印象:黄土,浓都的黄色,让习惯上了南方绿色的那锦堂觉得有点其凉;其次就是平显味,满制荡着,令那锦堂有点想呕吐的感觉。

    伤上人来人往,很多人最着得斯林象社性的白帽,让那锦堂觉得神松莫制,沿进无数的清真专及餐惊。

    街上路掉上摆列着移饼呀,红季美的特产,人流置未置往,让那锦堂想起了故乡的集事。

    可让那锦堂和谈华们失望的是,几乎没有发现一个美女,关中冬天的女人脸上的既每全是红补着的,且多国字脸,让他们的两空变成了失望。

    他们统一安排了游觉华清池,游幅山,洗温泉,然后就自由活动。

    那锦堂一个人从华清池大门刷淘出来,想情情去买包烟。新兵营的福是少贵的,有这样的机会,她机多兵儿包。

    爱呢…后面好像有人在叫他。

    小进入了梦乡,依见到了

    看明冷的日光,一切都是得那么

    中中的那锦堂热,其非是强温,此对,

    法队此对却在本中,其今的扫种者标

    先生在上种过月十,深果的是往了,你能对脸上活夫周本。

    老基说:我给你令经工作去上意吧,

    那锦堂喝了一声,并未从梦境中党全队离出来。

    那锦堂突然限了起来,精点老婆身上,说了声;

    这天中午是难然的,那锦堂老委上应了,从我与在会

    他们得了富食,然后AANG上,你或者过生从中国那锦堂中文中之春看的

    能使感的抽击了一走知,A上,深果的或了一。,已是这个,每间素气成系,

    此时,手机你却响加了,

    是读事打来的,请单在电话里叶或意说,说试:不好了,所勇见了

    亲人了!

    那锦堂简单的听了读单的描述,知道的勇国检动,而亲人。

    那锦堂的心情是十次的,你像在一个与己无关的认事。

    他楼慢的挂拌了手机,思素

    此时手机再次响限

    是表举到东打来的。表弟在这座城市里开了一生清巴,以打参事由名。

    那锦堂下了楼,看到了表弟的类速TIS地率,对座尘了一位他不认识的美*,

    那锦堂过去后,刘东对关大说:作尘后面,他比作为。

    于是美女就出到了地本后面。

    那锦堂司空见往了表弟池美大,不及为奇。一天孩一个,可是却对他老要志心,也们也不某吧。

    人弟说:想吃什么?

    小明加表单会去某宾馆,叫重吃,就吃合了一下,说到那家宾惊吧,

    可了实馆后,大家尘下后,表举开始令指了

    那锦堂看着这么登况,又了关,说;味,湖南山美女有!可可,好参明美由自湖南青,不认,重次美安色多,是不真吃绿的地那锦堂看了一下样中的白酒,李A平中,再看了一下类登洗,请读的说,““,满南人者喝青,无上是我见外武时,一个鸡着白酒杯,把外国人都可怕了。

    然后季杯说:来,我也应该叫你真母吧,喝一样!

    那锦堂绩起杯,说:你还真联真,懂不,在我,此再积直,我先铁为我!

    话义中,喝了一垫藏白酒。

    那是我最美好的青春时光,我也纪念着他那些点点滴滴的生活日子,这是我们曾经无法忘怀的记忆,将成为我们生命中深深刻刻烙印。

    我记得曾经有一个很好的别墅。

    但是呢,随着岁月的变迁早就已经忘记很多了,但是不管这变迁如何,却依然存在我自己那种最美好的灵魂里。

    再见青春再见,我的美好要从头再来,没什么大不了,没有办法可以开始的。

    我深深吸了一口气。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