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s://m.pgywx.com/wapbook-81046-45654040/

806 姐姐我错了!
    “长官!”

    两名德系舰娘连忙冲自家长官行礼。

    “嗯。”

    肖宇航点点头,然后走到提尔比茨的面前对她问道:“北宅,你先前说啥?”

    “啊这……”提尔比茨顿时尴尬了起来。

    先前说自己怀了自家长官的孩子只是和姐妹们开个玩笑,嫌麻烦不想去训练。但现在自家长官在自己的面前,自己总不可能当着自家长官的面再说一遍吧?那就不是开玩笑,而是当面撒谎了。

    舰娘是不可以撒谎的,这是刻在自身基因中的本能。更何况是面对她们自己的提督?她们永远都不会欺骗自己的提督。

    “这个……那个……长官,待会儿随便你怎么样都可以,别让我出去训练可以吗?”提尔比茨双手合十,眨巴着红色的大眼睛对自家长官卖萌道。

    胡腾和俾斯麦一脸莫名其妙的看着自家长官的动作,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胡腾还以为提尔比茨是在怕她还要她每天坚持训练,于是口气缓和的对她说道:“提尔比茨你不用担心训练,既然你已经怀上了长官的孩子,你现在的任务就是好好休养身体,把长官的孩子生下来。要知道,任何舰娘与自己的异性长官结合后生孩子,都是非常伤身体的一件事情。对于舰娘来说是一道生死关,如果你还保持这种不健康的生活方式的话,在生产中出事的概率非常大,一个搞不好就是一尸两命。所以为了保证你和长官孩子的健康,从现在开始你要保持健康的生活作息时间,每天早上六点起床,晚上九点睡觉。中午要按时吃饭,你的那些垃圾食品都不允许再吃,更不准熬夜打游戏……”

    胡腾每多说一句,提尔比茨的脸色就垮了一分。等胡腾说完后,提尔比茨垮着脸对自家长官说道:“十一个月不准熬夜玩游戏、吃零食喝快乐水、和长官做快乐的事情……这样的生活长官请你务必不要让我体会啊!”

    “……你现在不是没怀吗?”肖宇航满头黑线的看着已经将自己代入怀孕模板的提尔比茨说。

    “以后嘛……以后肯定会有的。所以长官你就答应我嘛!”提尔比茨抱着自家长官没受伤的那条胳膊,对他撒娇道。

    “行啊,你既然这么怕的话。”肖宇航无奈,答应了提尔比茨。

    他说完后对提尔比茨问道:“好了,已经答应你了,那么你是不是可以跟我出去锻炼了?”

    “出去锻炼?”俾斯麦一脑袋问号的看着自家长官。

    反倒是胡腾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她一言不发的用锐利的目光盯着提尔比茨。

    提尔比茨被她的目光盯得浑身发毛,鸡皮疙瘩直冒。

    “胡腾,你……你一直盯着我干嘛?”她试图转移话题对胡腾问道。

    “提尔比茨,你到底有没有怀上长官的孩子?”胡腾紧盯着提尔比茨,重新问道。

    提尔比茨转着眼珠刚想要蒙混过关,但胡腾一眼就看破了她的打算。

    她板着脸对提尔比茨问道:“提尔比茨,你老实和我说,你到底有没有怀上长官的孩子?”

    俾斯麦迟钝了一会儿,但听到胡腾的问题后也反应过来了。她立刻转头看向自己的妹妹问道:“提尔比茨,你到底有没有和长官发生过404的关系?”

    面对自家大姐头和自己姐姐严肃的面孔,提尔比茨哪怕再怎么想要蒙混过关也混不过去了。她讪笑着看向自己的长官,眼中传达着求救的意思。

    但可惜……

    “这件事和长官您没关系,这是我们德系舰娘的内部事务,还请长官您不要插手。”胡腾抢在自家长官开口前,提前用这是她们德系舰娘自己的事情堵住了肖宇航想要插手的想法。

    在舰娘的世界中,虽说提督在港区中拥有无上的权利,但是除了少部分粪提之外,大部分提督还是会遵守各个系别之间舰娘们自己处理内部事务的默认潜规则。所以一般舰娘说这是自己系别的内部事务后,大部分提督都不会继续插手。

    已经从萌新提督进化成老司机提督的肖宇航自然也在自家舰娘们的教育下明白了这个道理,眼看胡腾都说是自己德系的内部事务了,他也只好对提尔比茨投去了一个歉意的眼神,表示自己现在有心无力。

    于是提尔比茨绝望的看着自己唯一的外援被自家大姐头用一句话阻拦了。

    “提尔比茨,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到底有没有怀上长官的孩子?”俾斯麦用严肃的目光看着自己的妹妹质问道。

    “啊这……啊那……这个……那个……”提尔比茨双眼不断的乱瞟,两只手无意识的搅在了一起。

    熟悉自家妹妹的俾斯麦顿时就明白了。

    只要一心虚,提尔比茨就会露出这幅心虚的模样。

    要是以往或者其他什么的,俾斯麦也就算了。但是这一次提尔比茨居然用自家长官的孩子做理由来逃避训练,并且被自家长官和自家德系的大姐头抓了个正着……

    看到俾斯麦的表情,提尔比茨就知道自己要遭。她急忙用标准的土下座姿势抱住自家姐姐的大腿,顺势求饶道:“姐姐我错了!姐姐我再也不敢了!姐姐姐姐好姐姐你是世界上最好的姐姐!姐姐你千万别对胡腾说啊!姐姐我最爱你了!姐姐你不能这样啊!我们有话好好说啊!姐夫你也说点啥啊qaq!”

    她一边对自家姐姐求饶着,一边不断回头对自家长官用眼神示意着什么。

    然而……

    俾斯麦不顾提尔比茨的求饶,她叹了口气,慢慢将自己妹妹抱住自己大腿的手扳开,然后将她双手按在背后。像押犯人一样转身对胡腾说道:“不好意思,提尔比茨。不是姐姐我不帮你。但是你居然用这种事情来逃避训练,哪怕是姐姐我也非常的不高兴啊!胡腾,我敢肯定,提尔比茨先前说自己怀上了长官的孩子是在想办法逃避你的训练。”

    “!!!”

    “……”

    “┓′`┏”

    俾斯麦此言一出,房间里一片寂静。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