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s://m.pgywx.com/wapbook-81046-45649385/

805 你怎能凭空污人清白?
    此言一出,全楼震惊!

    胡腾和提尔比茨的声音本来就不小,同时房门还开着。www.vgaea.co因此当提尔比茨那一声‘我怀了!有长官孩子了!’的声音一出,附近几个房间的舰娘全都听到了她这一声大喊。

    “唰!”

    瞬间二楼俾斯麦和提尔比茨附近的房门全都打开了,住在附近的舰娘全都探出头,伸直了自己的耳朵想要听听里面发生了什么动静。

    房间内,胡腾也被提尔比茨的话惊到了。

    她呆滞了片刻,随后有些小心的对提尔比茨问道:“你说你怀孕了?多久了?”

    提尔比茨骄傲的一扬头,对胡腾露出了胜利者的微笑说道:“也没多久,五六个月吧!”

    她一边说着,一边悄悄的从自己的舰装空间里拿出了一个抱枕,塞到了自己宽大的睡衣下。

    “五……五六个月……”胡腾原本恢复了一些的理智顿时又从脑子里飞走了。

    提尔比茨看着胡腾面无表情的看了自己一会儿,接着突然转身关上房门,然后冲到她的身边用力抓住她的双肩,满脸狂热的对她说道:“提尔比茨,既然你已经怀上了长官的孩子,那我就不勉强你每天跟我锻炼了。但是你一定要保护好这个指挥官的孩子,这是我们德系舰娘的希望!我们已经被其他系的舰娘压在头上太久太久了,只要等他一出生,他就会在我们德系舰娘的拥簇下加冕为王!不,是皇帝!加冕为皇帝!这样我们德系舰娘就可以完成我们千年以来的夙愿!我大德意志帝国天下第一!”

    随着胡腾的宣言,房间中的气氛马上就热烈了起来。

    不但是胡腾,俾斯麦在听到胡腾的话后也双目放光的对自己的妹妹说道:“提尔比茨,胡腾说的没错!想想港区其他姐妹对你的称呼吧!只要你诞下了长官的孩子,我们德系就有出头之日了!长官的第一个,或许也是唯一的一个孩子就诞生在我们德系!按照兔子家的传统观念,长子是继承家业的!这样哪怕后续还有其他系别的姐妹们诞生了长官的孩子,我们德系诞生的孩子也是他们的大哥!我们这一代没能做到港区第一,但是我们可以让我们的下一代做到港区的第一!”

    看着陷入了某种狂热幻想中的老姐和德系大姐头,提尔比茨头一次发现自己这一次想逃避训练临时想出来的理由好像惹麻烦了……我是惹麻烦的分割线……

    肖宇航家的住宅一向隔音效果非常好,各个房间只要一关上房门,除非舰娘进入半舰装的状态,不然根本听不到房间里传来的任何声音。

    因此胡腾关上俾斯麦和提尔比茨的房间后,周围其他的舰娘们再怎么想要听清楚房间里发生了什么也只能在外面抓耳挠腮。

    倒不是说她们进入半舰装状态有什么限制或者麻烦,而是家里是舰娘们默认的港区。在港区中进入半舰装状态说明是有敌人打上门了,这是舰娘们默认的潜规则。如果在港区中有任何一名舰娘进入了半舰装状态,那么港区就会立刻拉响警报,所有的舰娘全都进入战备状态准备迎敌。

    只是为了听一些八卦而惊动所有人,这种玩笑可真的不能开。

    你能想象在某个戒备森严的军事基地中因为要抓一只老鼠而开枪拉响一级战备的警报吗?

    比喻可能有些不恰当,不过大致意思是没错的。

    虽说舰娘们现在听不到,不过可以等待会儿胡腾和提尔比茨离开后,从俾斯麦的嘴里套出一些东西。

    舰娘们有这八卦的心思,可是肖宇航却没这八卦的心思。

    他花了一分钟的时间在脑子里好好的回想了一下目前为止和自己有过关系的舰娘,结果发现不管怎么说都没有提尔比茨。

    他也是被提尔比茨找的这个借口给吓到了,但是现在回过神来他就得赶紧想办法辟谣并且得制止这种行为。不然这今天提尔比茨可以宣称有了自己的孩子而自己不制止的话,那么明天赤城或者密苏里就敢说怀了自己的双胞胎三胞胎,并且在舰娘们之中大肆宣扬。

    这在家里说说还好,可要是万一传到自己爸妈和亲戚的耳朵中,那自己真就要被家里三司会审当庭宣判了。

    除此之外,如果这要是再往外面传一传,让上面和其他国家的人知道的话……

    他觉得自己仿佛已经可以看到一大堆麻烦朝自己飞奔而来的场面了。

    所以提尔比茨的这种行为必须得制止,不然引起其他舰娘们的效仿后一旦传出去,自己可以选择社会性死亡了。

    自家的舰娘们一次性那么多大了肚子,还到处炫耀,这……

    于是他立刻来到了俾斯麦和提尔比茨的房间门口。

    为在外面的小耳朵们看到了自家提督来了,急忙用各种理由消失在了自家提督的面前,不过就算她们消失在了自家提督的面前,一双双小耳朵也照样伸的老长,恨不得像精灵的长耳朵一样伸到俾斯麦和提尔比茨房间的门缝上偷听里面的动静。

    肖宇航敲了敲房门发现没动静,他便拧了两下门把手。

    房门没锁,他推门进去后就看到胡腾和俾斯麦两人脸上带着某种狂热的残留痕迹,而提尔比茨则有些愁眉苦脸的坐在一边。

    不仅如此,他细细的观察下,提尔比茨睡衣下的小腹似乎有一丝隆起的弧度。

    这顿时让他的脑子飞快的转了起来,难道提尔比茨说的没错?自己在某个时候确实和她共度良宵但自己却毫无印象?

    不过在又一次仔细搜索了自己脑海中的记忆后,他可以肯定自己的记忆并没有出问题,也没有遭到像小说中的那样被什么奇奇怪怪的存在篡改的迹象。ァ 首发、域名、请记住

    于是他心头大定,沉着脸对提尔比茨说道:“北宅,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啊!我们俩之间明明是清白的,什么都没发生。你怎能凭空污人清白?这太过分了啊!”divdiv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