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s://m.pgywx.com/wapbook-53140-13690447/

候选者风云 第十四章 离开?回归!
    为什么?为什么同为普通人的攻击,差距竟然如此之大!多日的紧迫,之前好友和女友被杀,加上现在这差别极大地羞辱感,像野火一样灼烧着这名狙击手的内心!

    一般情况通常会出现两种情况,一种就是被心中巨大挫折感击溃,从此形同行尸走肉,另外一种,就是在复仇心理支撑下歇斯底里的疯狂!而多种因素夹在一切,正好也促使着狙击手选择了歇斯底里的玩命!

    恶狠狠怪叫一声,那名狙击手纵身一跃,直接从那高达十余米的高台跳下!也许在他看来,别说自己一个大活人,就是一段木头,直接压在那字母二十三身上也够他受的!

    噗——

    声音沉闷,就像重物中高空坠落!之所以说是“就像”只因为那名狙击手还没等抵达地面,在狠狠摔在字母二十三头顶一米多的空气中!似的,就是空气之中!

    就好像在哪里,有着一面大家都看不到任何端倪的玻璃板,就连那狙击手身上飞溅而出的鲜血,都呈现出放射形状!

    败者组那名狙击手死了,死的可以说是不明不白。但那巨大撞击中,字母二十三脸上血色瞬间褪去,却被李翼看的明明白白!连运数次无名奇术,李翼径直扑向字母二十三!改造成手臂携带的USP45手枪,此时已经成了重要的进攻手段,附近地上那把匕首,也成了李翼利用的对象!

    啵——

    匕首的刀锋,直接被禁锢在距离字母二十三进半步之遥的空气中,此时,李翼终于感受到了刚才败者组狙击手那孤注一掷攻势无果时的心情!

    体内那股力量,已经不足以支撑黑巫手铳发射了,不过要说到精神力量,他李翼却还保存着足够一次的储量!

    空气之中,再次迸发出一阵阵如说波纹,如果说之前是一滴扰乱了平静潭水的水滴,那么这次,就是坠入深潭的一枚沉重巨石!

    若论实力,这字母二十三的确比秃鹫貔虎之流强大许多,不过刚才杨予能狠狠捅这家伙一刀就说明他也绝不是不可战胜!而且李翼在这一招上也用了个小花招。

    精神技能是字母二十三的强项,李翼再怎么精进也只学会才不到一天,所以他这一招没用那招集攻击、防御和控制等诸多功效于一身的精神控制,而是选择了在于貔虎对决时领悟的精神屏蔽!

    最好的防守是进攻,最强的进攻,也是全面深入敌营后的防守!无形的精神技能对碰,以双双覆灭告终,而李翼的匕首,也终于得以继续逼近它的目标!

    终于,终于可以结束了。只要附加这那中平拳原理的匕首刺中对方,字母二十三也不过比那个貔虎表现得更好!胜利在望,李翼也难免出现了一丝松懈,就在拿匕首吻向对方脖子之前,几枚烙铁般的炙热,却忽然钻进他的身体!

    那是枪支发射出来的子弹!虽然身上那件残破的避弹衣,还在发挥着作用,不过这些子弹偏偏其中一发,却正好打中了李翼没有避弹衣保护的右臂!

    匕首,掉了。李翼那飞扑的身形,也像只破麻袋般狠狠的摔在地上。最后关头,功亏一篑!再看那字母二十三,却猛地爆发出一阵鬼哭狼嚎般的狂笑!

    “哈哈哈……可惜呀,真是太可惜了!只差一点,也许你就能伤到我了!”

    狂笑声中,字母二十三头颅忽然偏向另一面。“还不马上动手,这小子一死,你就能离开了……”

    哒!哒!

    回应字母二十三的,还是两发子弹的点射。老梨之所以迟迟不露面,自然是提前受到了他的指示,但没想到在这最后关头,那家伙也没禁住完成最后两项黑暗任务的**!

    安静,再次降临到这个充满了血腥味的地方。但就在这过后没多久,那个一向从容的字母二十三,也化身成了一匹比貔虎还要疯狂的疯狗!

    “老梨你个滚蛋!我杀了你!”

    狂怒的字母二十三,已经顾不得查看地面那个一动不动的李翼是否真的死了,只见他抽出两把来自火影忍者世界的苦无,猛地朝老梨那个方向扑去!

    接下来的战斗,战斗双方主角,就变成了狼狈逃窜的老梨和那暴怒追杀他的字母二十三!

    刚子说得对,这个家伙脑子的确不怎么样,如果要是李翼或者刚子来做这次黄雀,肯定先为自己找一个或者几个安全的反击之处,可是那个老梨,却只在忙不迭的逃跑!

    话说回来,任何人在面临生与死的考验时,所爆发出的潜力也绝对难以想象!老梨逃得狼狈不堪,可是每每字母二十三感觉下一招要抓住他时,他却再次用一个极为难看的姿势逃离了他的攻击范畴!

    字母二十三的确是精神特长的时空冒险者,为什么不用之前的精神技能抓住或者直接解决老梨?原因,自然是在经过了那么长时间的战斗之后,即便是强如字母二十三这样的时空冒险者,精力也已经接近了强弩之末。不过还好,虽然损耗的精力一直没有回复,但那基本没怎么用的体力,却支撑他向没事人一样追杀着老梨!

    一点,还有一点,经历就够释放自己那技能的了!只要能释放出那技能,这个可恶的叛徒一定不得好死!他心里越想,手上苦无挥动的就越凌厉,可是很快的,他发现自己竟然被老梨带到了一个保险柜之中!

    嘿嘿嘿……

    诡异的怪笑,突然从字母二十三口中发出,他终于等到老梨犯错了!在布置这座建筑作为血战竞技场的时候,他的确不知道会出现什么样子的建筑,但他却很清楚,在这世界任何一种大型的保险室,都不可能修筑两扇门!

    看看自己那缓缓回复的精力,似乎终于到了可以释放那招技能的需求之上。

    这下子,叛徒老梨死定了!那边几个强大的普通人,也很快不会不上这家伙的后尘!但愿他们当中有人发现了修炼魔法异能的技能书,不然还真对不起自己处心积虑做了那么多!

    嘿嘿怪笑着,字母二十三开始破坏四周一切可能让老李逃走的的空隙,终于,在这庞大空保险柜的尽头,他见到了那个一直鼠窜的老梨,此时,这个矮胖子却一脸的倨傲,好像他是忘记了,他的小命是掌握在谁的手里!

    “用了这么长时间,你才赶到我这,哼哼,字母二十三,看来你真的要不行了呢!”

    大笑声声,字母二十三不由怒不可遏!“你这该死的的叛徒!难道忘记谁才是主人吗?”

    “哦,我当然没忘记,不过,只有活人,才会成为我的主人!”

    此时的老梨还真称得上是优雅放松,只见他忽然猛地搬动一个闸门,声音也在此变得高亢!

    “再见了我的主人,啊,应该说,是永别了!”

    话音刚落,四周的机器忽然发出一阵轰鸣,没等字母二十三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移一道道明晃晃都的电弧瞬间袭遍了他的全身!

    “老梨你个王!八!蛋!”

    惨烈的叫嚣声中,老梨已经像个大耗子般窜出保险室。他敢背叛字母二十三,还是因为杨予那凶狠的一击。虽然一击除了那一刀外简直乱七八糟,不过最后能成功,也让老梨看到字母二十三那恐怖的精神异能,能用电击击破的弱点!

    接下来,是不是好好处理一下那几个还没死透的候选者呢?虽然自己跟他们无冤无仇,谁知道将来这些家伙会不会对自己不利?

    老梨心里这样美滋滋的盘算,身后的保险室却忽然传出一声巨响,回头再一看,不知什么时候那个字母二十三已经冲了出来!虽然强大的电击让这家伙浑身浴血,只是就在他的右手,却浮现着一团青蓝色的电弧光球!

    这家伙竟然会电击技能!难道刚才那一刀只是他的苦肉计!大惊失色的老梨,甚至都忘记了逃跑!不过就在那个狂怒的字母二十三高举着的电光球扑过来之际,一条黑影,却径直从旁边射出!

    噗嚓——

    沾满了血污的匕首,直接弹出字母二十三的胸口,大片大片的鲜血,瞬间溅满了地上那目瞪口呆的老梨!

    这次,字母二十三终于没有了任何翻盘的的可能!原本明亮的眼睛,也终于如同他手上那电光技能一样瞬间的暗弱,之后很快就变得毫无光彩。

    是那个李翼,中了自己一梭子子弹竟然还活着!自己做了那么多准备,最后竟然只是为这小子做了嫁衣?凭什么!怒从心起的老梨恶狠狠地抽出一把手枪,他这边刚举起手,一发子弹就直接穿透了他的手臂!

    “啊啊……我的手,我的手啊!你个滚蛋……”

    忽然,老梨的大吼大叫声截然而至!因为李翼那没受伤的左手,已经端着一把手枪,对准了他的脑袋!

    “伙计,字母二十三死了,血战模式也结束了。不过,你刚才打了我几枪,这笔账我们是不是该算一算了?”

    老梨那原本就因为缺血和疼痛而苍白的脸色,这下彻底变成了雪白!他那还顾得上其他,一个非常标准的姿势,直接的跪倒在李翼的面前!

    “啊啊啊……我该死,我有罪!兄弟,可那些都是字母二十三让我干的,你就饶了小的这一回吧!啊啊啊……”

    李翼没辙了。他看了一眼远处的刚子,道:“我说刚子,这家伙是你徒弟吗?咱们怎么处理这家伙?”

    “哈!他又不是对着我开枪,问我干嘛?如果我是你,还是快去看你那好兄弟吧!”

    一句话,李翼那好心情消散的一干二净。他端起手枪,胡乱的在老梨大腿和胳膊上连开数枪。

    “听着老梨,这是还你刚才欠我的,以后咱们各走各的路,要敢再冒犯,不管多远我都会追杀你致死!”

    回到主战斗场地这边,杨予已经只剩一口气,要不是那如破风箱一般的胸口还微微颤动,一定以为他已经死了。李翼瞄了一眼刚子,后者却再次给了他一个无奈的眼神。

    “没辙了,给你的那药丸,是我身上最后一颗。如果我是你,就给那小子一个痛快。”

    李翼当然不会那么做,他俯下身,李拿出了杨予的卷轴。

    “如果听得到,让我看你的任务内容。”

    就像他想的一样,就算杨予那一刀又准又狠,但因为不是最后一击,他那试炼卷轴上面还是只有四个完成任务,和血战模式奖励的任务加一。

    李翼微微叹了口气。将刚才字母二十三掉落的B+级技能奔雷掌,还有一本魔法基础修炼技能书一块放入了杨予的卷轴,并且用他的手,直接将其撕碎。

    “兄弟,我能做的,就只有这些了。如果你能活下来,我们总有机会再见。”

    说到这个杨予,他不过才认识几天,不过他还是选择这样做,就像当初,自己那个战友并没有放弃当时还是懵懂少年的自己一样。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