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s://m.pgywx.com/wapbook-2074-4496909/

第6卷 幻魔境 欲魔(上)
    就在龙天和舞姬在血海上说着悄悄话的时候,前方的海面突然掀起了淘天巨浪.

    “哈哈!死到临头了还自在那里卿卿我我,果然不愧是愚昧的人类啊!”

    在这道响彻天地般的巨大笑声中,一道直径达到数千米之巨的血柱从海面从天而起,一股浓烈到令人窒息的血煞气息从血柱上散发而出,将整片海面和天空都染成通红的颜色.

    当血柱升腾到离海面百米左右距离时,又开始急剧的变化起来,不多时,一个数千米直径的巨大头颅出现在龙天二人面前.

    这颗血色头颅大耳阔嘴,一颗巨大的鼻子向下弯去,一双眼睛如同黑洞般散发着慑人的幽光,宽阔的额头上长着一根巨大的独角,再结合头颅下面不停翻腾的血水,使这片广阔的血海就如同九幽地狱般恐怖!

    看到这突然间的变化,龙天二人就如同吓傻了一样愣在那里.

    仿佛过了一世家纪,有仿佛只过了一瞬间,当前方那血色头颅再次发出一代巨大的吼声后,龙天和舞姬二人才双双惊醒过来.

    而让龙天感到无语的是,他身旁的舞姬在醒来后的第一件事便是大叫一声,然后直接扑到他的怀中,双臂紧紧抱住他的脖子,而双腿也是紧紧盘在了他的腰间.

    感觉到舞姬下身传来的温热,龙天刚刚软下来的小龙王顿时又怒目圆睁岇起头来,直接顶在那散发出温热的湿处.

    感觉到下身的情况,龙天不由苦笑了一声.

    “我说舞姬丫头啊!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想着干这事?”

    听到龙天的话,舞姬顿时大羞,但紧搂住他的胳膊仍然没幽雅丝毫松开的迹像.

    “他,他是男的!”

    听了舞姬羞涩的话声,龙天这才恍然大悟,原来她是怕暴露春光啊!这女人的思维还真是怪异,小命都快不保了,居然还派被别人看见.

    虽然如此,但龙天还是默许了她的举动,因为他已经将舞姬当成了他的女人,对于自己的女人,他是不允许任何人染指的,哪怕看看也不行.

    欲魔(二)

    “汰!那边的那个怪物,你快给老子转过脸去,没看见我家小舞舞都害羞了吗?”

    “哈哈!两个小家伙,都死到临头了,你们还在乎这么啊!说你们是愚昧的人类还真是一点都没错啊!”

    “听你说话的口气倒是蛮狂的,那你又是什么一个东西?”其实龙天的这句话是试探的成份居多,他还真怕那血色头颅二话不说就开打,他现在只想能拖延一时是一时,好让他想出应对的办法.

    “我是什么东西?哈哈!告诉你们也无妨,听好了,我就是暗黑神大人座下的恶魔之魔:欲魔,这世间所有的欲望都为我掌控,你们之所以来到我这片欲望之海,就是因为被我勾起你们心中的情欲,可惜啊!要不是我在千年前身受重伤,你们俩刚才也不会逃过我的欲望领域,现在的你们,也可能早就死在那无边的欲望之中了!”

    听到欲魔的话,龙天心中大震,光是一个暗黑神座下的恶魔之摸这个名头,就让龙天头皮一阵发麻!

    “你说这里是欲望之海?”

    听了龙天的话,欲魔得意的笑了笑,不过那笑容看在龙天眼中却是那么的狰狞可怖.

    “不错,这里就是我的空间:欲望之海,看见这海水了没有?那都是来自人世间的欲望组成,人的欲望就像这海水一样肮脏,不过,等你们死了之后,也会化身在这欲望之源中,成为我身体的一部,哈哈”

    欲魔说到这里,尤自的哈哈大笑起来,好想龙天他们二人已经死在他的手中一样.

    此时龙天心中那个悔啊!怎么就中了老变色龙的奸计了呢?还在这里遇到欲魔这个老变态,要是今天真在这里出了什么事的话,恐怕他死了都不会瞑目.

    虽然气势上已经弱了半截,但嘴上龙天可不会轻易认输.

    “死?哈哈!别忘了你刚才说过,你在千年前已经身受重伤,你现在还有能力杀死我吗?”

    “哈哈,你的这个问题真是白痴啊!如果我连你们这两个小家伙都对付不了,那我还怎称作暗黑神下的恶魔之魔呢?就算我当初身受种伤,但瘦死的骆驮比马大这个道理你应该懂吧?以我现在所恢复的实力,就算一个人圣阶实力的人来了,也必死无疑,更何况你们这两个连魔法者都没有达到的小家伙呢?”

    欲魔(三)

    “哈哈”

    听到欲魔的话,龙天突然大笑起来.

    “小子,你笑什么?”看到龙天疯狂大笑的模样,欲魔不由微皱了皱眉,神色不解的看着他,它很不明白,到了这个时候,他怎么还能笑得出来.

    “哈哈,我是笑你傻啊!你也不想想,要是我们只是这种实力,又怎么能进入到这里来?我想以你的能耐应该知道外面有一群变色龙吧?以那群变色龙的实力都无法阻挡我们的脚步,你还认为我们只是这种实力吗?”

    龙天说这句话就是在赌,而赌的就是这个欲魔和外面的那群变色龙不是一伙的.

    果然,龙天赌对了,在替听到他的话后,欲魔明显的多了一丝顾忌,那遮天避日不停蠕动的脑袋也明显的安静了许多,好像在思考着什么!

    看到欲魔的模样,龙天心中一喜,紧了紧怀中的舞姬,突然全力调动体内真气,疯狂的朝着欲魔反方向逃去.

    原来,龙天在知道欲魔的身份后就打算逃走了,刚才他的那番话,只是为了吸引欲魔的注意力.

    看到龙天透走,欲魔不由一愣,但瞬间就反应了过来,原来那小子是在骗自己.

    当下它那庞大的头颅仰天怒吼一声,朝着龙天逃走的方向吼道:

    “小子,在我的空间里,你逃得掉吗?”

    欲魔说完庞大的头颅猛然扎进血海之中.

    这是龙天生平第一次用尽全力逃跑,什么漂浮术,风系加速魔法,九龙真气,凡是能用上的他都用了,可是,无论他怎么跑,在这一望无际的血色大海上就像原地踏步一样,看不到一丝到达边际的迹像.

    而他怀中的舞姬仍然是紧紧的楼着他的脖子,但不知为何,身体却开始由轻微到剧烈的颤抖起来.

    感觉到怀中玉人的异样,龙天不由分出一丝心神低头看去.

    他这一看,顿时发现,此时的舞姬全身布满一层粉腻的颜色,脸上酡红一片,连双眼都变得迷离起来,口中更是断断续续的发出一声声腻人的娇吟.

    欲魔(四)

    看到舞姬的情况,龙天终于意识到了什么,不由松了松怀中的玉人,低头朝身下看去.

    他这一看,顿时无奈的苦笑了一声.

    原来,由于他怀抱舞姬那特殊的姿势以及疯狂逃命那剧烈的动作,使得他下身的小龙王不知在何时一举突破了舞姬那柔嫩之处的壁垒,进入到了她的体内.

    而又因为奔跑总免不了上上下下的颠簸,他这一番无意识的举动却成就了做某种特殊的事才会有的特殊动作,这也就造成了怀中的玉人那不断的气喘嘘嘘娇吟连连.

    感觉到下身小龙王上传来的温热感,龙天不但不喜反而怒火狂升.

    天啊!这究竟是造了什么孽啊!像这么一具完美无暇的处子之身,还没来得及好好享受品味,就这样在逃命中被自己糟踏了,这是人干的事吗?简直就是暴殓天物啊!

    龙天自然而然的将造成炸种结果的罪魁祸首推到了欲魔的头上,要不是知道自己打他不过,恐怕他现在就调头和他拼了.

    就在龙天一变闷头跑路,一边郁闷的思考着该怎样报仇的时候,舞姬那娇喘嘘嘘的话声再次响起!

    “啊!天天哥,你快点嘛!人家好难受啊!”

    听到舞姬那撩人至极的话声,龙天心中不由一荡,暗骂了一声妖精.虽然现在是逃命要紧,但他还是禁不起诱惑,忍不住的挺动了几下,直引得怀中的妙人大声呼喊起来.

    “妖精,骚货,你真是要人命啊!没想到你第一次就这么骚!”

    “是,我就是骚货,我就是天哥你一个人的小骚货,求求你再快点,人家真的快受不了了!”

    看着怀中玉人那一脸难受的模样,龙天一狠心,咬牙说道:

    “好,今天老子就舍命陪美人,革命尚未成功,xo仍需努力啊!”

    就这样,史无前例的,在逃命中xxoo的事就这样诞生了,要是世界最淫荡的色狼知道了他们这钟无耻的行径,也一定会仰天大呼:天啊!我太纯洁了!

    欲魔(五)

    然而,快乐的时间总是短暂的.

    就在龙天一边拼命的跑路,一边享受着怀中的美人带给自己的快感时,前方的海面突然间又掀起了巨大的血浪!

    当龙天神色震惊的停下动作时,欲魔那数千米的庞大头颅再次出现在他们二人的面前.

    “小子,告苏过你,在我的空间,你是跑不掉的,因为欲望之海就是我的身体,还是乖乖的让我吞噬了你们,那样你们还能少一受一点痛苦!”

    听到欲魔的话,龙天出奇的没有一丝的害怕,反而一脸愤怒的看着他.

    “吞你妈个大头鬼啊!你个该死的老变态,你早不来晚不来,干什么这个时候来打饶老子的好事,就差一点点,就差一点点啊!要是老子以后阳萎不举了,就都是你这个该死的老变态害得!”

    看到龙天一脸悲愤的样子,欲魔被其搞得有点摸不着头.,但是脸色却明显的阴沉了下来,身为暗黑神座下恶魔之魔的他,遇到的人从来都是对他毕恭毕敬的,何时被人这么指着鼻子的骂过?

    “小子,你说什么?你可知道你说这句话的后果?”

    “说什么?当然说你出现的不是时候,你没看到我正和我家小舞舞亲热来吗?还有,老子连死都不怕,还会怕什么狗屁后果?有种的你就放马过来,看老子是不是白给的!”

    龙天现在索性豁出去了,既然跑不掉,还不如全力跟他拼了,那样或许还有一丝丝活命的机会,最不济,就算死了,也能归对方造成一些麻烦!

    “小子,既然你存心找死,那就怪不得我了!”

    欲魔说完也不再犹豫,直接张开大口,朝着龙天二人的身体吞了过来.

    看到欲魔的动作,龙天一手紧楼住身体已经有点瘫软的舞姬,一手握住刚招唤出来的诛天神剑,极力运转体内真气,朝着吞来的巨口砍去.

    当巨大的血口和渺小的神剑相交在一起时,一件让人意外的结果出现了.

    只见原本暗淡无光的诛天神剑突然爆发出一片耀眼的紫金色光芒.

    欲魔(六)

    在一道惊恐的嘶吼声中,血色巨口不仅被击退,而且还有一部分血水被紫金色光芒包裹在了里面.

    只听到一阵”滋,滋”的响声过后,紫金色光芒慢慢变的暗淡下来,而被其包裹住的血水却已经消失不见了.

    “啊!该死,诛神之剑怎么会在你的手中?”在被诛天神剑击退后,欲魔惊恐的声音突然响起.

    “诸神之剑?”

    龙天看了看手中断剑,又看了看一脸惊恐之色的欲魔,心中充满了疑惑!这明明是诛天神剑,怎么到了欲魔口中就成了诛神之剑?

    虽然它们之间只有一字之差,但是意识就完全不一样了,诛神虽然听起来很威风,但跟诛天一比就明显的逊色的多了!

    “小子,快说,诛神之剑怎么会落在你的手中?”

    “什么诛神之剑?我不懂你在说什么,它叫诛天,不叫诛神,你别把它们弄混了!”

    “哼!它就是诛神之剑,我是不会看错的,当年,我就是眼看着一个个的神陨落在它的光芒之下!”

    听到欲魔的话,龙天心中巨震,这是他知道的唯一关于诛天神剑的消息.

    “”你说什么?你是说有人拿着它杀死了许多的神?”

    “不错,当年就是有人拿着这把断剑,杀死了许多的神,就连暗黑神也是死在这把剑之下!”

    再次却认了这个消息,龙天的脑子又不由有点混乱了起来.

    他没想到,龙族守护了千年的圣物,当年东皇帝国的镇国之宝居然是杀死了许多神灵的绝世凶器,这也太过匪夷所思了!

    他毫不怀疑欲魔话中的真实度,因为,他没有把个必要去欺骗自己这个小人物.

    突然,龙天脑中灵光一闪,想到了一个可能!也许,当初的东皇帝国之所以灭亡,就是跟这把诛天神剑有关呢?

    只是,到低是谁有那么大的能耐竟然手持神剑诛杀那至高无上的神呢?

    难道千年前的那场诸神之战的起因就是为了这把神剑?因为只有神也许才能杀死那些永生不死的存在吧?

    可是,念老口中的天魂又是怎么回事呢?

    欲魔(七)

    就在龙天还在为了神剑和天魂的事纠结不已的时候,欲魔那巨大的声音再次传来:

    “小子,你还没有说这把剑你是怎么得到的?”

    欲魔的话顿时将龙天从失神中惊醒过来,但他却没有回答欲魔的话,而是裂嘴一笑,悠哉的数道:

    “这个嘛!我就没有必要告诉你了!”

    听到龙天的话,欲魔脸上不由怒火更甚.

    “小子,识像的快把神剑交出来,那样或许我待会会让你死的痛快点!”

    “哈哈,你还真是一厢情愿啊!神剑在我手中,我为什么要给你?”

    “哼哼,因为只有诛神之剑才有可能破开灭魔塔,不管你愿不愿意,诛天神剑我是要定了!”

    欲魔说完不等龙天有所发应便再次朝他扑来,而且气势比刚才更加凶猛!

    看到欲魔的动作,龙天二话不说,再次扬起手中神剑,朝其袭去.

    相同的场景再次发生,欲魔又一次被诛天神剑所散发出的光芒消融一大片的欲望之源后败退而回.

    这次欲魔真的彻底的怒了,身为暗黑神座下恶魔的他何时被一个连魔法者都达到的小人物逼成这样?

    当下,无边的血海翻滚的更加剧烈,而欲魔的头颅也比刚才涨大了几分,足足有上万米的直径.

    那头颅之上不停翻腾的血浪,带着一股刺鼻的血腥味和浓烈的血煞之气充斥在整个空间.

    看到欲魔的样子,龙天反而大笑起来:

    “哈哈,你个该死的老变态,就算你变得再大又有什么用?有诛天神剑在手,我看你能奈我何!”

    然而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听到他的话后,欲魔并没有再怒火冲冲的对他大吼一番,而是鄙夷的看了看他,神色平静的数道:

    “哼,你真当我拿你没办法吗?你虽有诛神之剑,但以你的实力,空怕连它万分之一的威力都发挥不出来,下面我就让你看看,欲魔的真正实力吧!”

    欲魔说到这里突然仰天大吼起来.

    “翻江倒海,欲火焚神!”

    在欲魔的大吼声中,整片的血海都翻腾起来,那高达数千米的巨浪很快便将龙天二人的身形卷入其中.

    欲魔(八)

    一被卷入血海之中,龙天便感觉一股强烈的血煞气息从他的口鼻直冲大脑,全身除了手脚还能自由活动以外,竟然丧失了所有的感官.

    不仅如此,他还感觉自心底升起一胳股几乎无法仰制的欲望,有情欲,有贪欲等等,总之,只要是人能拥有的七情六欲,这会全都一股恼的暴发出来,直接冲击着他的心理防线.

    反观舞姬美眉,此时就像一个八爪鱼一样缠在他的身上,好像自从他们一起进入这个古洞中后,她就一直粘在龙天的身上没下来过,看来舞美人的那个亡灵魔法师的头衔跟她现在的表现很不相符啊!

    相较于龙天,她的情况更加不堪,因为她此时的脑海全都被无边的情欲所占据了,一双柔嫩的小手无意识的在龙天身上抚摸着,身体更是不安的扭来扭去,看来某女平时老是在幻想着和某人的某些不堪入目的事情啊!

    对于身上和身外的这种负面情绪,龙天当然知道是欲魔搞的鬼,所以他也只能极力保持着清醒的头脑,使自己不至这么快的就陷入对方的阴谋当中.

    可是,他越想反抗,那心中的种种欲望就爆发的越来越强烈,以至,到最后连他自己都反不清自己现在最想要的是什么了.

    比起龙天复杂的心情,舞姬可要显得一心一意的多了,双手不停在这他身上游走着,直到最后一把抓住他的小龙王,就再也不肯松手了.

    感觉到舞姬大胆的动作,龙天心中不由一激动,而情欲也趁此时立马占了上风,双手不由反楼住舞姬的腰身,配合起她的动作.

    就在龙天感觉快要达到快乐的颠峰时,脑中突然灵过一闪,发现了一个非常蹊跷的事情.

    他感觉欲魔好像并没有对他们说实话.

    因为,不管是哪种欲望,都是来自于一个人的心底,是无形无色,无法看得见也无法摸得着的东西,可是,他们周围的这片血海,也就是欲魔口中的这片欲望之海,却是实实在在的,不仅可以感受得到,还可看得见摸得着,完全跟一个人的欲望搭不上边.

    欲魔(九)

    一想到这件事,龙天不由一激灵,快要沉沦的心神完全被刺激的清醒了过来.

    睁开双眼,看了看周围仍然血红一片的景色,但此时的他却没有了刚才的那种无奈感.

    现在,他只要弄清楚这其中的关节,或许就能找到对付这个欲望之源的办法.

    不由得,龙天开始静静的思考起来,任由舞姬在他身上不停的蠕动,他仍然不悲不喜的悬浮在血海之中,完全没有一丝要配合的意思.

    渐渐的,龙天终于理出了一丝头绪,而之后也得出一个对他很重要的结论.

    随着这个结论,龙天又多出两个猜想.

    要么他根本就不是那个所谓的欲魔,要么,他是欲魔,但这里却不是他口中的什么欲望之海.

    可不管是哪个,都比现在要好得多.

    但是,虽然知道了这些,可又该怎样逃出去呢?那该死的欲魔很明显还在外面,就算暂时逃出血海,又该怎么过他那一关呢?

    正当龙天不知该如何是好时,一直粘在他身上的舞姬突然一把抱住他的脑袋,疯狂的亲吻起来,感觉到舞姬的动作,龙天突然想起另一件事!

    欲魔之做以称作欲魔,当然是因为他能随时掌控别人的欲望,但这只是一种无形的力量,是引发人心底贪念的力量,它既不属于魔法,也不属于斗气以急各种能量形式的力量,缩以,它当然无法调外界的物质为己用,就像身外的这片血海,就属于它无法运用的东西.

    既人这样,那这片血海又是怎么经过他的调动而将他们困在这里的呢?

    难道这一切都只是幻像?

    一想到这种可能,龙天就不由有点激动起来.

    确实,这种种的一切都只有幻像才能解释,欲魔既然能掌控人的心灵,当然可以凭借这种能力在人的心中造成种种假像.

    想通了这其中的关节,龙天心中不由兴奋起来,但为了尽快脱离这片令人恶心的血还,他还是强压下心中的激动,慢慢沉下心神,极力平伏心中的骚动.
【网站地图】